這次比賽在宜蘭,六日還剛好是台大場。(遙望)
嗚!媽媽!協會一定是故意的啊啊啊啊啊──!!(體操只有妳是阿宅啦)

當天早上出發前還很歡樂的跑上天翼去釣魚,收穫:大魚兩隻XD
下午確認東西都帶了之後到光華去集合撘遊覽車。
棍!
結果座位竟然不夠(煙)
有兩三個座位必須擠到三個人(←好死不死被擠到的那個)
中間的位置整個很難坐,不過幸好去的時候俺都是坐椅子XD

之後到宜蘭,已經累到不能講了。
第一天住的地方是汽車旅館,房間看上去挺高級的,有神秘的按摩椅跟有紗廉的床˙___˙
浴缸也很奇妙,爆高的,到俺大腿耶。
隔天早上一醒就被通知要換地方住=D=
換的地方有兩張雙人床,不過我會認床阿媽媽Q口Q!
比賽場的器材不錯(廢話),體操館外觀看上去整個棒呆了。
可是地板好難彈,它不是我的菜啦O_Q(淚指)(巴)
平衡木哪種都無所謂,俺就不信還有哪隻平衡木會比五福燒掉後在使用的平衡木更爛的(煙)
不過高中國中可以開始練的時間是晚上,媽媽我看不到啦Q口Q!
側空一翻就摔下來擦到,告非大腿好痛Orz
高低槓意外的很好做,沒有像左營的槓一樣,因為很多人沒帶護掌所以很滑很難做。
跳馬則是板吃不到力Orz
狠狠給它栽了下去腳又傷到(奔)

之後回旅館的路上老師說等電話看隔天能不能練。
我很想說哪可能不能練啊Orz
結果隔天老師打電話過來說國小組比玩賽之後要整場,所以不能練。
告非還真的不能練咧!
吃飯時遇到的雯欣她們難道是去跑操場啊!
混蛋!

所以比賽前一天全世界就咱隊沒去練(煙)
隔天當然是照上(煙)
六點爬起來幫國中的弄頭髮跟化妝,喵的,我第一次覺得神奇寶貝的片頭曲那麼可恨。(←用OP1主題曲當鬧鈴的人)
基本上國中的比賽我是半放棄去管(煙),因為怎麼比......說老實話也就是只有那樣。
高中的要等到國中組比完才開始,在這之前我們偷了空上去化妝。
十二點可以開始練習,一點半開始比賽,蔣老卻說十二點半再開始練。
暗!去你的十二點半!
人開提前一點十分開始比賽,咱沒練完這下爽了吧?

首項是平衡木,俺上台很歡樂的失敗了,之後後手因為後空下來腳狂抖也掉下來了(煙)
地板是早就知道會失敗的。
兩個星期前開始拖套就沒成功過。
失敗是預料中的事,不過我第一次在比的時候摔五百四,打擊真的有點大就是了。
蔣老說我在緊張。
或許吧?
也可能是我想賭爛那兩個。
誰知道呢?
我這次幾乎四項全有大失敗,總分卻還是整隊最高。
所、以、呢。
這次錯肯定不在我。
我沒什麼好難過的,需要檢討的也絕對不是我。

坐車回去是一段艱苦的路程(掩面)
從早上十點開始餓到晚上八點多才吃東西,中間餓到真的很難過O_Q
中途跟淑媛換了坐位,告非椅子中間真的很難坐Orz
一路上都睡不著,因為坐的屁股很痛= ="
中間到休息站還差點把某隻丟在那裡(傻笑)
當時車子開動了,才熊熊發現有人還沒上車(噴)

一路上還塞車,到高雄的時候已經凌晨了。
說到這個真的又想罵幹(巴)
賴昱儒!妳她媽的不要睡爽了在那裡亂!
幹的咧,老娘一整個路上幾乎是睡十分鐘就因為椅子坐的很難過醒來。
什麼叫起床氣?
幹!(巴)
睡都沒睡氣個屁!
有種老娘跟妳換位置,妳坐中間我坐椅子怎麼樣?
想都不會想只會出一張嘴。
創作者介紹

冬青

南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