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需要刻意地訓練,他天生的聲音就足以讓人瘋狂。

  能夠感動別人的聲音,似乎感動不了自己。

  一次次唱著歌曲,卻始終只有麻木。

  他其實並沒有,很喜歡唱歌。



  科爾提劇院內,男子在舞台上用讓周圍寂靜的美妙聲音歌著。

  面具遮掩住了他的臉,卻不影響觀眾對他演出的瘋狂程度。

  一曲終了,眾人才痴呆般的響起掌聲,宛如剛從惡魔媚惑中醒來。

  被德莫尼克的聲音吸引,其實也等於是被惡魔的引誘了吧?

  麥斯˙卡爾迪,或者說是喬書亞˙馮˙阿爾寧,沒有被面具遮住的唇角對觀眾勾起了迷人的笑容之後看了眼人群,沒有看到他的影子。

  好像還沒來的樣子……

  有些失望的想著,禮貌的對觀眾行了個禮。打在舞台上的燈光在此時暗了下來,他便退後讓下一場接著表演的演員上場。



  「麥斯,等等還有你的戲,去準備一下。」帕尼亞納對他說著,繼續指揮著其他演員,偶爾的傳來罵人的聲音。

  喬書亞點了點頭,向打雜人員要了杯清水,飲了一口之後便去更換下一場要穿的戲服。

  不用去特意翻劇本台詞提醒自己的記憶,因為他不曾忘記過劇本的每一個字句。

  或者說對他而言,記住他所看過的每一件事物實在太容易了。

  與其問他還會些什麼,不如問他有什麼不會的還比較快些。

  幾乎完美的讓人忌妒。

  略整了整衣服,燈光再次打在他的身上,他對著跟他演出對手戲的繆琪爾伸出了手,紳士一般的邀舞。

  用樂器配著的舞曲搭著舞步,一開始是輕鬆的舞曲,到後來卻像是描述鬥爭一樣,會令人亢奮緊張的歌曲。

  原本搭在身體上的手隨著歌曲用力被推了開,繆琪爾帶著敵意停下了舞步,唱著將台詞道了出來。

  歌停下了之後,她帶著幾乎是憤怒的眼神瞪著喬書亞,後者輕輕的嘆出了聲音。

  配樂不知什麼時候換成了低沉的曲子,極富感染力的聲音解釋什麼的唱著,繆琪爾卻將頭別了開。

  緩慢走進了一步,對方卻直接轉身跑開。

  「我會找到妳。」他輕輕說著。

  於是在下一幕,他走進了酒館打聽「阿德里亞娜」這個女孩。

  在幾幕過去之後,輪到繆琪爾獨自上場。

  柔軟輕快的舞蹈一掃剛才的沉重,預備上場的演員在舞台邊預備著。伴奏的口琴聲停了下來,出現了喬書亞的歌聲。

  當喬書亞從舞台的觀眾席上跳跟著繆琪爾跳著舞,全場的人幾乎專注著看著的時候,尖叫聲打破了眾人的專注。

  首先塌陷的是頂棚,舞台上站著的演員幾乎逃不過被塌下來的石塊壓到的命運,包括他也是。

  隱約中,好像聽到了誰在叫他的聲音。

  幾乎昏迷了身上的感覺,只似乎覺得有人在他身上蓋著布抱著他移動著,身體使不出一點力氣。

  抱著他的人似乎走不遠就停了下來,將他放到了地上,把不知名的液體倒在了他身上。

  味道令他覺得很熟悉,可是幾乎無法思考的腦子卻想不出來是什麼東西。

  然後他聽到了吵鬧聲,一開始是一男一女的聲音,然後好像又多了兩個人。

  裡頭有個人的聲音令他覺得很熟悉,是誰呢?

  強烈的睡意席捲了上來,他閉起了眼睛沉沉睡去。



  恢復意識時,聽見的是卡爾斯尼特的聲音。

  習慣的開口和他說話,突然冒出的話讓喬書亞一時反應不過來。

  「……總之,你快走吧,你的朋友在等你。

  喬書亞有些驚訝的看著他。

  「你一直想見的朋友是誰呀,你不是只有他一個朋友嗎?」卡爾斯尼特笑著說著。

  

  醒來的時候沒看見他想看見的那個人,其實是有些失望的。

  「 你的朋友一向如此的。再等等吧。」卡爾斯尼特帶有些安慰的說著。

  「……我一直在等他啊。」他喃喃說著,看著窗外。

  因為我知道他會找到我。

  不論我在哪裡。






基本上是遲到的賀文 囧
馬麻,趕稿好嗆QDQ!(掩面)
如果有人看完這篇有歡樂到(?)的話那就太感謝了TDT
要是想翻桌的話,唔喔,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哭奔)。
因為我也一邊打一邊大叫我不知道在打什麼啊啊啊啊──!(掩面)
總之如果有人看到這邊,那就感謝囉XD(鞠躬)

然後是說,小喬生日快樂ˇ
創作者介紹

冬青

南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