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抓起一簇頭上的黑短髮搓了搓,用手指扒梳了一下頭髮,輕笑著看著遠方的山頭。

  「──在看什麼?」

  是個有活力的好聽聲音,突然出現的女子撥了撥頭髮,在他身邊坐了下來。

  輕的似貓的腳步,女子出現時沒有任何聲音。但青年顯然很習慣這名女子的出現方式,沒有被嚇到的情緒反應。

  「沒有在看什麼,不過期待它會出現什麼其實挺有趣的。」青年說著,用手撐著臉頰。

  女子轉頭凝視著青年的臉,無法從他的表情解讀出任何情緒,張唇未語,又閉了起來。

  「……萊恩,你相信神嗎?」

  女子在沉默了一會之後才開口問道,被稱作萊恩的青年有些疑惑的「嗯?」了聲,很認真的低頭思考起這個問題。

  「……老實說,我從來就沒有聽過神的聲音,也沒看過所謂神的奇蹟。」

  「……所以你不相信?」

  「不相信嗎……」青年仰起了頭,笑著。「但每當我希望著什麼事情,或有什麼請求的時候,卻會向神祈禱……」彷彿自嘲般地說著,有些哀傷的看著不會有神靈出現的天空,「只是,就像我說的,從來沒有過奇蹟。」

  輕輕地閉上眼,讓風吹起他的黑色短髮。



  「……有人靠近。」

  安靜的地方總容易讓人注意到腳步聲。女子瞇起美麗的桃眼,起身轉了過去,不意外的看見不請自來的不速之客。

  「洛特──我找到卡特蘭濱了──!」

  來的人是兩名蒙面的黑衣人,其中一名塊頭看起來較大的黑衣人用著不符合他形象的略偏高聲音,回頭像小孩子一樣的喊著,令女子挑起了眉。

  「……你們當我是遺失物嗎?」卡特蘭濱翻了個白眼。

  「唔……不然要怎麼才……」

  「斐,不用跟她廢話,那個神官我認得,來頭大得很,前聖騎士焰之獅團長薩萊恩。有情報指這兩個是戀人……看樣子情報無誤。」較瘦弱的黑衣人打斷了斐打算繼續講下去的話跟他說著。

  被道出名字的青年一派輕鬆的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草屑,「哦──在下當時的名聲這麼響亮啊?」他笑了笑,聳肩。「可惜我現在,是神官。」

  「就算收起了的爪,獅子永遠也不會是貓。」微瞇起眼,瘦弱的黑衣人從身後抽出了冷著寒光的短刀。

  「我該謝謝你如此看重我嗎?」

  「洛特──可以開始打了嗎?」斐迫不及待的打斷他們的對話問著,握緊手上的彎刀。

  「那女的交給你。」洛特直接的丟下這句話,便飛快的舉刀朝薩萊恩衝過去。

  「萊恩!」

  卡特蘭濱緊張的迴身打算攔下洛特的行動,身體卻先自動閃開了差點就落在她身上的彎刀;靈敏的向後退了幾步,她瞪著連招呼都沒有就揮刀過來的人。

  「咯咯,妳的對手是我喔!」

  斐帶著有些癡傻的笑聲說著,雙眼佈著興奮的血絲,他那有些瘋狂的感覺令她突然起了疙瘩。

  墮落者……

  立刻的聯想到了是什麼,冷汗不自覺的落下來,卡特蘭濱握緊了匕首,抑制輕顫著的雙手。

  墮落者,如其名。一般會變成這樣的,大多是走火入魔反而墮落發瘋的武者,實力絕對不弱,而且還不怕死。遇上了除了捨命相搏或逃走之外大概也沒有別的方法。

  吃力地用匕首擋下砍來的彎刀,右手被那可怕的力道震得一麻,差點讓匕首脫離。

  武器一旦離手,面對墮落者恐怕真的只有死的份。

  「蘭!妳走!」

  往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見薩萊恩周身出現一座半圓形的護殼,任洛特怎麼劈砍都無法擊破那座護殼傷到他。

  捨棄恢復系法術所能得到的另一個光明系魔法,絕對護壁。

  跳了幾步閃避彎刀的攻擊,卡特蘭濱思考著,要是她逃離戰場之後的結果。

  面對墮落者和刺客的攻擊,饒是他曾為焰之獅團長,恐怕也很辛苦吧?──何況他有好幾年沒有碰過他的劍了。

  若她逃走,他靠護壁能撐多久?

  輕咬住下唇,決心硬拼到底。一個蹬足翻過斐揮出的彎刀,反手往他的手臂刺去。

  斐吃痛的縮了縮手,左手被卡特蘭濱刺出了一個血口。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力道不夠的關係,被刺破的傷口並不深,完全沒影響到他再次揮出彎刀的力道。

  卡特蘭濱的右手不注意的被彎刀劃過了一痕,痛得整隻手都在顫抖,同樣是一擊,她卻吃虧得多。

  見到她流出血,斐更興奮地揮舞著刀,讓她連閃避都顯得辛苦。

  該死的……!

  退後了幾步將右手的匕首插回腿上放置匕首的皮袋,替右手換上了拳刃。

  沾著透明的液體輕輕抹過拳刃的刀刃,刀身映著她的臉,鋒利的銀芒警告著危險。

只需要一刀就夠了,只要一刀足夠深的傷口,就足以讓毒入侵神經,讓劇毒以最快速度破壞。

  無論中毒的是誰。

  『以神靈之名……』

  卡特蘭濱口中出現了不同平日的奇怪嗓音,隨著言語,白色的氣旋出現在她身邊繞了幾圈,捲起了幾片地上的落葉和草屑。

  然後,她緩緩抬起垂下的眼,灰色的詭異氣息侵襲了原本的棕色眼珠,好似冰冷了情感似的。

  「卡特蘭濱!」薩萊恩吼了出來,卻因為絕對護壁的發動條件讓他一步也無法移動。

  側身閃過揮來的彎刀,腳步一蹬躍過了斐的頭頂,輕盈的動作像飛舞的蝶,美麗且無聲。

  「可惡!我就不信打不到妳!看招!哼!」

  似乎因為都被卡特蘭濱輕易閃過的樣子,斐有些動怒的像孩子一般毫無章法的揮舞著他的武器。

  亂了套刀法不再有剛才的威脅性,卡特蘭濱輕輕閃躲過差點劃上她腰際的刀,順著他的破綻伸手用拳刃用力劃過他的手臂。

  ──結束了。

  藉著助力向後跳,在落地的同時,傳來了斐痛苦的嚎叫聲。

  「啊啊啊──!洛特!我好痛!好痛!」

  他哭叫著,抱著身體躺在地上翻滾,原本興奮的雙眼充滿著眼淚,洛特蹙起了眉,放棄對絕對護壁的破壞,靠近哭叫著的斐蹲了下來,抬起斐的手臂,發現了發黑的傷口。

  「……妳用毒?!」洛特怒著眼朝卡特蘭濱吼過去。

  「嗯哼,誰規定不准用了?」微抬了抬下巴,像是嘲笑般的說著。

  她努力掩飾著身體的不適,受傷的右手火辣辣地痛著,體力在使用過剛才的咒文之後嚴重耗損,如果他失控殺過來的話,她沒有信心能接下他的攻擊。

  「現在是二對一……你有自信贏的話就攻擊吧,異教徒。」揚起的唇角是令人厭惡的笑。

  其實只是虛張聲勢而已。

  「異教徒……」洛特低喃了聲,卡特蘭濱的話似乎戳破了洛特的忍耐度,抬眼瞪著她,幾乎用吼的道:「你們口中的神,應該是包容和關愛的不是嗎!只因為信仰的神不同所以是該殲滅的異教徒?」

  「祂說過祂是我們唯一的信仰,所以異教徒、連同所信仰著的神,唯有殲滅一途。」她制式的說著,只是到底有沒有神明,她也不知道。

  「你們的教皇就是拿這個理由搪塞你們的吧?哼哼……」洛特冷笑說著,將短刀握緊。

  在他剛跨出步伐打算送上攻擊的時候,細長的刀刃從他胸口突出,阻止了他的動作。

  從背後冷不防刺下的,是握著不知道哪裡來的十字銀劍的薩萊恩,他抽回帶著血的劍,讓洛特失去重心的跪倒在地上。

  緊捂著胸口,喉嚨一股腥甜的感覺,洛特看著給了他一劍的薩萊恩,咳出了口血。

  「你不相信神的對吧?前聖騎士大人、神官大人。」他咧開幾乎是嘲諷的笑容,文不對題的說著。

  「我沒有這麼說過。」只是,懷疑著而已。

  侍奉於神,卻懷疑著祂的存在。

  有種悲哀的感覺。

  甩了甩劍上的血,將十字劍縮成十字項墜,走到卡特蘭濱身旁扶住她。

  「我那劍有避開要害,來得及治療的話死不了的。」看也不看他一眼,他如此說道,有著不耐煩叫他快點走開的意思。

  即些年未曾握劍,對攻擊要害的精確的程度依然驚人。洛特輕哼了聲,勉強的站了起來,浮著腳步拖著重傷的身體離開。



  剛把受傷的卡特蘭濱送往病院治療,便收到來自使者傳來的詔書,發文的人是教皇。

  沉默的看著詔書好一陣,他點了點頭,隨著使者到了教皇所在的教廷。

  教皇是一位中年老人,刻意留至胸口的鬍子製造出了威嚴感,薩萊恩半跪著,等待著教皇發話。

  「……答應過我的事你還記得吧?」教皇只這麼說了句。

  薩萊恩抬起了臉,他知道教皇指的是什麼。

  「仁慈的神是不會允許祂的信徒食言的,我敬愛的教皇陛下。」他這麼說著,卻是在催眠自己接受。

  教皇滿意的點了點頭,「把他重編回焰之獅,職位由現在的團長自行分配。」靠回華麗的坐椅背上,他對身旁的使者說著。



  薩萊恩原本是同樣淋浴在神的光輝下,高呼著神的榮光和恩賜的聖騎士。

  那曾是過去式的。但在他親眼,看見敵人用劍硬生生貫穿過卡特蘭濱重傷她以後,他便捨棄聖騎士身分,成為了神官,為的是希望能守護他好不容易被救回性命的戀人。

  當然這並不是全部的理由,但他還是辭退了聖騎士團長一職,過程完全沒有預警的。

  為了讓反對的教皇同意,他和教皇立下約定,若他再次的,為了想守護的人而揮出十字劍,那他會回歸成為聖騎士。

  因為那代表他無法只單靠神關的力量守護他所需要保護的人。

  所以,他又再次的,成為了聖騎士。

  「團長啊……我不知道要怎麼形容知道你重回焰之獅之後的心情耶……」

  曾經是他的副團長之一,現在則是團長的亞洛安心情複雜的說道。

  離開了焰之獅許久,很多東西都還是未變的感覺,包括亞洛安依然喊他做團長。

  ……明明已經離開很久了。

  薩萊恩逃避問題的無奈笑了下,「職位隨你分配吧。」

  亞洛安眨了眨眼,「團長你這樣我好想直接說我把焰之獅團長位子丟還給你啊──」他抓著他那頭亂七八糟的雜草頭說著。

  「……拜託千萬不要。」薩萊恩後退了一步。

  「唔,那就把副團長丟給你吧……我等你升上來換我做副團長……」

  「……」



  被調回焰之獅一切原本很平靜的,偶爾出兵攻擊哪裡的異教徒據點,或是護送哪些聖物到哪裡去,簡單不過的任務。

  然而在薩萊恩被調升回團長的那一天,教皇親自授與了任務。

  或者說親自刁難比較恰當。

  殲滅異教徒的本部。

  幾乎是無理要求的命令,是薩萊恩重新上任團長的第一個任務。

  明顯的是要給他難看。

  殲滅異教徒本部,就算是被譽為教廷最強的神聖軍團焰之獅,去了也幾乎是送死。

  當人家本部配的軍隊是吃素的?

  況且還沒有任何會治癒之術的祭司或神官跟隨,受傷了等於自生自滅。

  殲滅異教徒……

  是真心的要討伐異教徒,或是根本就打算要犧牲他們?

  要單靠焰之獅要滅掉他們,除非奇蹟發生。

  薩萊恩很難得的,冷笑了出來。

  被自己指甲掐得嫣紅的掌心仍然握緊著,他擁有的,能夠在戰場上派上用場的,是武技和神官的守護能力。

  那麼,能夠做的……

  有些遺憾的是,卡特蘭濱被派去執行任務,無法好好道別。

  但也許,不道別,還比較不殘忍。



  「……亞洛,你相信神嗎?」

  曾經被問過的問題,他提出來問著。被問到的那個人愣了很大一下,歪著頭思考了起來。

  「應該……相信吧?」應該……

  抓了抓頭,他看了眼自家團長,「問這個……要做什麼啊?」

  薩萊恩笑著搖了搖頭,「沒有,只是問而已。為什麼相信?」

  「呃這個嘛……」

  有點想不正經的回答「因為愛!」,但他怕一向好脾氣的團長會因此笑著捅自己一劍,而且還是絕對會避開致命點給你一劍之後再告訴你待會戰場上要小心別被人砍到了的那種……

  思至此,他害怕的抖了抖。

  「嗯……因為我會向神祈禱。」他努力正經的說著。

  很簡單不過的一個理由。

  對他的回答,薩萊恩很迷惑,這樣就算是相信嗎?

  明明什麼奇蹟也沒有發生過。

  看到薩萊恩因為他的話陷入沉思,他緊張的解釋起他的意思:「呃,團長你不用想得太複雜啦……」

  有些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臉,「我只是想,因為有期待嘛,就像我會私心希望什麼一樣,對我而言這應該就是相信……啦。」講完之後有點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亞洛安生出給自己一巴掌的衝動。

  ……因為期待或希望所以相信嗎?

  好像想通了什麼東西。

  薩萊恩停止思考的抬起頭,拍了拍亞洛安的肩膀。

  「聯絡一下風之鷹和地之狼的團長。」

  「啊?」

  「你認為只靠焰之獅有辦法滅掉異教徒本部的人?」眼底有著計算著什麼似的笑意。

  「哦哦!」他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怎麼感覺這傢伙自從他歸隊之後越來越不愛用腦了?



  「好傢伙!你這傢伙這時候才想到我們啊?當初退團也不說一聲的!」地之狼團長派里溫說著,略帶報復的用力的拍著薩萊恩的背。

  「我快內傷了……」再拍下去他懷疑他會吐血。

  「哈哈哈哈哈!你這小子越來越虛了嘛!回來之後讓咱來好好訓練你一下吧!」

  「不用……!」他沒有跟一個出手不知分寸的人練劍的打算,又不是自虐,況且他也沒比以前弱。

  「團長加油啊!」亞洛安聲援。

  薩萊恩抬頭看了亞洛安一眼,轉頭,「里溫,我的副團長交給你了。」

  「沒問題!」

  「啊啊啊不要這樣啦團長──!」

  「放心去吧。」薩萊恩揚起微笑,看著自家副團長哀嚎。

  「……你比以前更壞心了。」一旁沉默到剛才的風之鷹團長奧李加諾看著他,語重心長的說著。

  薩萊恩眨了眨眼,聳肩。「有這回事?」

  奧李加諾沉默的點頭。

  「……哼哼。」賭氣的哼了兩聲。

  「走吧兄弟們!整備一下準備出軍啦!」派里溫拽著亞洛安的脖子,霸氣十足的喊著。

  「哇啊啊啊先放開我啊──!」

  亞洛安被夾在派里溫的臂下掙扎慘叫著,薩萊恩大笑了出來。

  抬頭看了眼不會有神靈出現的湛藍天空,無雲的天氣令陽光顯得更加耀眼。

  雖然他還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相信神明。

  因為依然他不曉得祂是否存在,也依然沒看過祂降下的奇蹟。

  但他知道,他們的能力絕對足以創造出奇蹟。

  令教皇那老頭瞠目結舌的奇蹟。



  啊……!

  行軍中,他突然的停下腳步,想到了一件事,有些傷腦筋的搔了搔臉。

  ……回去之後卡特蘭濱應該會給他一巴掌問他為什麼不告而別吧?

  暴怒的女人是很可怕的……





THE END







打完之後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笑)。
其實原本主題是神官的(掩面)。
不知道為什麼就變成聖騎士→神官→聖騎士的設定了(哭)。
不過其實打得蠻歡樂的ˇ
然後如果發現出場角色名字很掩熟請忽略(遠目)。
我有取名無能症嘛...QDQ/

然後這篇網誌基本上會先鎖一段時間(遭巴)。
人家要丟校刊的嘛QDQ,它說不能拿貼過的丟啊......(謎之音:可是這還是算貼了唄= =")
隨便啦不管(喂)。
反正等成績出來我就直接開放了= D=
其他的篇章(?)要是有貼基本上是不會鎖XDDDD
所以請安心(?)。
總之依然感謝看完的人XDD

是說之後稿子沒中XD
創作者介紹

冬青

南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