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師徒......?

  嗯?

  嗯......

  ......






  「師父──!」

  將褐髮紮成馬尾的少女含著眼淚撲到被她稱作師父的法師身上。

  雖然是師徒,不過兩個人的年紀看起來差距卻不大。

  「徒弟乖,發生什麼事了?」

  「莫,你徒弟又補到怪了。」剛進門的帥氣刺客倚在門邊,無奈的揉著額角。

  「那是我不小心補錯的啊啊啊──!」說完還發出了「唔啊啊」、「唔噫」的無意義呻吟。

  刺客伸出手指怒指著少女,「補錯三次以上就不叫補錯了啦!妳這個黑魔法師!」

  「人家是白法師啦──!」

  要是手邊有枝煙管,被稱為莫的法師恐怕會先吐出口煙圈來表達此刻的情緒吧?

  「──我說徒弟......」

  「嗚嗚?」抬起的臉帶著眼淚,只是對於莫來說眼淚無效。

  「妳是白法師沒錯,」神情認真地拍了拍少女的肩,一句話直接把她打到地獄去。「對怪而言。」

  原來眼裡閃著期待光芒少女哭著跑了出去,邊跑邊大叫著澄清自己是白法師的身分。

  「哪有白法師會用神之光打前方打手的......」帥氣的刺客掩面,「我好想跟她說『請把我當怪看待吧!』妳知道嗎......」她用一種快哭的語氣說著,要不是神之光對人類殺傷力不大,她恐怕會死在那傢伙的神之光下啊......

  莫看著刺客身上應該是被神之光打中所產生的傷口,滿頭黑線的拍著刺客肩膀說了句「辛苦了」,遠目往少女哭跑的方向看去。

  治癒失手補到怪,神光錯位巴打手......

  ......一整個好糟糕。



  哭跑出去的少女名為南宮鏡,不過被戲稱做南嘎就是。

  鼓著臉頰蹲在樹下,不停地碎碎唸著「我是白法師沒錯啊......」、「我真的是白法師嘛──!」、「我只是不小心補到怪,神之光是因為發呆所以不小心瞄錯......」,臉上的出現像是「QDQ」的表情。

  只是她是很快可以打起精神的人,所以鼓著臉碎碎唸了一鎮子之後,拍拍臉站了起來。

  「好──!回家了!」

  興高采烈的踩出了第一步,然後整個人定格。

  這裡是哪裡──?

  風景看起來都一樣,這是要怎麼認路回去啊!

  唔唔,她記得她好像是跑直線出來的吧......?

  嗯,那就走直線吧。



  鏡有種再次哭跑的衝動。

  這是後山啊啊啊啊啊啊啊──

  『師父小翼我迷路了──......』

  直接使用了擴音魔法嗚咽哭喊,要是當初創造出擴音魔法的人知道他的魔法被拿來這麼用,恐怕會哭吧?

  而聽到擴音內容的莫則是一口茶直接噴了出來,被暱稱小翼的刺客表情大概是用「囧」來形容,聽見擴音的村人則是笑到在地上滾。

  這傢伙連哭跑都要迷路是怎樣啊啊啊──

  莫很認真的考慮在自家徒弟身上掛一張牌子,掛牌內容就寫「發現此人迷路請聯絡莫或翼,聯絡方法XXX......」吧。

  『徒弟......妳人在哪......?』無奈的用了擴音魔法回覆,對方首先「嗚嗚」的哭了兩聲。

  『後山入山處......』

  為什麼會到後山去......?

  莫有一種很無力的感覺。

  『好......妳現在直走,看到井轉彎向右走就可以回來了。』

  這樣應該不會丟了吧?

  對話靜了下來,看樣子應該是在走回來的路上?嗯,應該可以放心了吧?

  『──莫,你徒弟走到神殿來了啦!』

  安靜沒多久就又傳來怒吼聲,不過這次卻是空羽的聲音,而在怒吼聲之後很明顯可以聽到屬於某人「哇啊啊」的慘叫聲。

  『師父我看到井之後真的右轉了啊──!』

  「......」  

  ......誰可以回答他明明是右轉了之後就能夠直接走到村子,卻沒理由的走到還要再彎一次才能走到的神殿去?

  絕望啊!他對這種讓人絕望的方向感絕望啊!  

  『拜託你帶她回來吧......』

  頭痛的揉了揉額角,這種方向感是怎麼養成的?

  『南瓜鏡──妳這個迷路大王──!』

  空羽的怒吼聲再次傳來,這次不用想大概就可以猜出來是怎麼回事。

  跟丟了。

  這裡明明是她出生長大的村子不是嗎──?

  『嗚哇──我回到入山處了啦!』

  ......恐怕連鬼擋牆都自嘆不如了吧?

  莫遠目看了後山的方向,感覺隱約可以看到自家徒弟用「QDQ」的表情在那裡焦急的來回走來走去。  

  嘛......至少很多人因此很開心啦......

  輕笑搖了搖頭,手指一勾將放在櫃子上的金屬鍊牌隔空抓了過來。

  嗯,下次還是讓她帶著出門吧。

  用魔力刻下了文字,上面寫的是聯絡方式跟發現某人丟掉時可以送回去的地點。

  這樣總不會回不來了吧?

  滿意的對著刻好的鏈子點了點頭,打算在某人回來後交給她。

  表情應該會很有趣吧?

  壞心的嘿嘿笑了聲,將鍊子故意的放在桌子上。



  「嗚哇──師父我才不需要掛牌!不需要不需要啦──!」

  「噗哈哈哈哈哈哈!」  
  






打完了QDQ/
師父生日快樂,歹勢拖現在QDQ──
我真的很努力打了啊啊啊QDQQQQQQQQQQQQQQ
是說我很努力把梗(?)打上去了QDQ/
打到我真的想直接哭跑(掩面)
總之師父生日快樂,希望文看完有歡樂到......?(掩面哭跑)
創作者介紹

冬青

南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