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很吵很多話的你,聲音總是在我耳邊繞著。

  難得一個人安靜下來時,會突然覺得,有那麼點的孤單寂寞。

  這是代表,我會不習慣沒有你打擾的生活嗎?





  「歡迎回家親愛的~你要先洗澡,還是……先、吃、我?」

  穿著圍裙站在門口的某個人,雙手交疊托住下巴,像個少女般的噘起了嘴唇,眨著的眼睛傳達著「吃我!吃我!快來吃我!」的眼神。

  「……痞子,我現在很累,不要給我添亂。」

  「討厭啦!親愛的同居人,人生就是要偶爾來點激情才會有趣嘛……啊啊啊──!我錯了!不要丟我的甜點啊──!」

  瞪了痞子一眼,讓他搶回他視如性命般滿滿一盤的甜點。

  「回來的比較晚唷?」

  抱著甜點直接就吃了起來,原本餓到在痛的胃在看到他的吃法後竟然有種飽了的感覺。

  「對方很堅持修改原先的契約,所以拖晚了。」

  推了下眼鏡,為自己沖了壺咖啡。

  「啊對了焰星,我過兩天要回家一趟,所以暫時會不在。」

  「嗯?」按下加熱的開關開始煮咖啡,隨口的問他要回去幾天。

  痞子坳著手只算了算,「大概一個禮拜……吧?」

  吧……?「嗯好,那我至少可以清靜個一星期。」

  「親愛的同居人,你的回答真令我傷心啊……你至少也該說一句會想我才對啊!」

  「……等你回來後,我會想念那幾天的清閒。」

  「討厭!焰星你好過分!」

  基本上,我已經不知道要怎麼吐槽他那充滿謎之風格的發言了。

  而等我意識到家裡突然的安靜時,才想起來他從今天開始會消失一個星期左右。

  這麼說來,好像從認識他的那一天起,周圍就沒有安靜過的樣子?

  還記得認識他的時候,是在狙擊手……





  「哇哈哈哈哈哈──!」

  在暗下的螢幕中傳來的笑聲異常狂傲,我方人數又被這傢伙炸死了幾個。

  沒記錯的話,這傢伙好像叫痞子殺手,擅長炸彈運用,因此有著炸彈客的外號。

  伸手在操作盤上按了鈕,我直接和隊上的狙擊手對話。

  『貓,有沒有把握幹掉那個炸彈客?』我透過耳機問著。

  『沒試過,不過值得試試看。』名叫韃邏貓的狙擊手揚起躍躍欲試的笑容。

  我回應了聲,開始引導他進入能夠攻擊到那位炸彈客的區域。

  『到座標(E,27)附近時停下,我想他應該在那附近。』

  『收到,我看到他了。』

  揚起了獵人發現獵物般的那種笑容,貓輕輕的往建築物的死角處走去,然後舉起槍瞄了瞄。

  『焰星,給我攻擊強一點的,這距離不需要用到射程那麼遠的槍。』放下槍,他對我說道。

  飛快的輸入幾個指令,在極短的時間完成裝備替換的動作。

  『OK,謝啦!』

  完全不看槍的種類就直接將槍上膛,我想這是在合作過幾次之後對我的信任。

  看貓舉槍就要瞄準射擊,腦裡突然生出了一個有趣的遊戲,我出聲阻止他將板機扣下,『等等!』

  『嗯?』貓不解的看著我。

  『隊上的另一個人正往那傢伙的攻擊範圍過去,你等他在炸死他的瞬間再開槍。』

  『要是那傢伙被幹掉咧?』

  『如果那傢伙炸彈突然走火的話的確是有可能。』

  毫不留情的說出評語,換來貓「噗」了一聲的悶笑聲;我切換另一個螢幕,提醒即將要往那傢伙過去的人注意。

  對方很豪邁的叫我換上火箭筒之後說一定會打爆那傢伙。

  ……期待炸彈走火吧。





  不意外的看見屬於這傢伙的螢幕暗下來後,隨即是一聲槍響在空中迴蕩。

  ──Game Over

  揚起笑,為貓換回了原本的狙擊槍。『對方還剩三個人,麻煩你解決了。三點鐘位置過去不遠有一個。』

  『沒問題。』

  朝我比了個拇指,貓笑著往離對方最近攻擊的位置過去。



  「比賽結束!由甲場隊伍獲得勝利!獲得經驗值……」



  系統傳來了勝負結果,令隊上的人發出了歡呼聲,雖然這早在我意料之中。

  被傳送回廣場之後,一群人圍繞著幹掉痞子殺手的貓誇獎著,我朝人群看了看,發現剛剛被打倒的痞子殺手竟然也在那裡面。

  撂狠話嗎……?

  有點不恥這種人,但當我才這麼想的時候,卻聽到人群傳來一聲大喊著「讓我叫你一聲老大吧韃邏貓老大!」的發言。

  當下的沉默維持了不算短的一段時間。

  最先開口說話的是莫名其妙被拜作老大的貓,他看著正像小動物一般眼神期待看著他的痞子殺手,有些汗顏地問道:「為什麼要叫我老大……」

  「老大你那一槍打到我心崁裡了啊!作老大的就是要有這種氣魄跟心機!快答應吧老大!」

  不難發現貓正扯著的嘴角,活像顏面神經失調。發現這傢伙講話很有意思,我還是第一次看到貓有這種表情。

  「老大老大老大你到底答不答應嘛!」他繼續吵著。

  貓有些頭痛的揉了揉太陽穴。「你都已經在叫老大了我能說什麼……」

  原本想快步離開原地脫離痞子殺手的樣子,但他又被圍著的人群簇擁著開打第二場比賽。

  重新組隊之後,痞子殺手改到了我這組,而貓到了另外一組。

  看了下對方和己方所有的人,人手的配置在我腦海中自動成型,只等它實行。



  「比賽在系統倒數之後自動開始,十……九……八……」



  在數到零的同時,我也下達了配置命令。

  『痞子殺手,三點鐘方向的建築物以前六百公尺由你守備。』

  『給我攻擊位置嘛──』

  『……去不去?』我沉著聲問著。

  『唔……給我地雷「夢魘」。』

  完成輸入指令之後,我調出隊伍的地雷種類和數量資料記下,讓自己能以最快速度完成之後的裝備供給。

  『給我「結界」。』痞子殺手頭也不抬的說著,身上很快的出現他所要的炸彈種類。

  痞子殺手低頭開始埋製炸彈和地雷,而我配合他要的供給傳輸過去,因為傳輸時幾乎沒有太長的等待時間,因此他很快地便完成埋置炸彈的工作。

  『五分鐘後對方有兩個玩家會到你那裡,注意點。』螢幕上出現敵方進入我警戒區的紅色圓點,我開口提醒。

  『嘿嘿,炸彈已經埋好了,等他們來踩!』痞子殺手奸笑著。

  我看著其中一個光點在離痞子殺手一段距離時停下,目測距離算了算比例尺,能夠在種距離還能瞄的得準的在狙擊手中數量不多。但對方有這個實力在這種距離射擊的,也只有在這次被分到敵隊的韃邏貓一個。

  『……韃邏貓在樹林埋伏。』

  『咦咦?慢著你怎麼會知道的?』

  『你想被打死的話我可以現在回答你,再三十秒人會到。』我盯著螢幕說道。

  『啊啊啊這種事要早點講啦!』痞子殺手大叫了幾聲,從褲管抽出幾枚炸彈夾在指縫,不客氣的點燃。讓我最驚奇的是炸彈點燃後竟然只有芯自顧燃燒,沒有生出會讓人有防備的硝煙味或白煙。

  『痞子殺手特製炸彈,一分鐘後自動爆炸──……』

  像是特地介紹似的,他說明了功能,之後沒良心的直接丟到草叢裡去。

  「哼哼,果然是你。」敵方舉著槍從樹叢中走了出來,不屑地哼了哼。

  「就是我啊,怎麼?不敢打了?」他又笑了幾聲,慢慢的退了幾步。

  對方說著就舉起槍,瞄準著痞子的胸口,笑著回答著:「怎麼會不敢?你還有遺言沒有?」

  痞子殺手笑著舉起手,不怕死的開始倒數:「五、四、三──」

  「你以為這裡有定時炸彈讓你用啊?狙擊手沒有這種東西的!」獰笑著靠近痞子殺手,將槍上膛。「現在就送你……喔靠!」

  痞子丟出去的炸彈準時爆炸,威力不大,卻讓對方的右腳直接被炸傷,痛的跪了下來。

  咧開嘴大笑,痞子殺手從褲檔抓了幾枚炸彈點燃丟出去,不意外的看見被炸死的屍體。

  「喔哈哈哈哈哈──!」

  ……得意忘形了這個笨蛋!不是警告過他貓在那裡嗎!

  『蠢蛋!別忘了韃邏貓!』

  但是太遲了,早就瞄定目標的貓很快的一槍打了過去,直接一槍就將痞子殺手的心臟貫穿,宣告結束。

  「別太小看我──」死亡之前,痞子殺手將口袋裡的炸藥往貓身上丟過去,隨後便倒在地上等著被系統傳送離開。

  炸彈在空中像煙火一樣爆裂開,貓反應很快的趴倒在樹叢,但背部還是被痞子殺手的炸彈炸傷。

  貓啐了聲,狼狽的站了起來,一發令人意外的子彈貫穿了他的胸口,令他露出了不敢相信的錯愕表情。

  「你太大意囉,親愛的貓。」美麗的女子笑的一臉甜膩。

  在貓被系統傳送走之後,系統也同時傳來我方勝利的公告。

  撥了下頭髮,紫玥將臉面向螢幕,吐出舌頭比出了小小的V字手勢,讓盯著螢幕的人群暴動的大喊著紫玥女王萬歲之類,令我擔心伺服器會因為他們的激烈反應而突然當機。

  「辛苦你了,焰星。」

  絕對殺戮在我離開戰場的時候朝我走了過來,拍了下我的肩膀,我笑了笑代替回應。

  「對了,你有聽說狙擊手新的活動嗎?」

  「前天官方公告的團戰活動?」

  絕對殺戮點了點頭,「有打算自己組一個團隊嗎?我想依你的眼光,應該能很簡單的組織出一支最強的團隊吧?」

  愣了下,我開始認真的考慮絕對殺戮的提議。

  最強是嗎……?

  人選很快的在腦中便決定好了,只差他們的意願而已。

  應該會很有趣吧?

  戰神這支隊伍組成的很乾脆,也在那時,連起了我們之間斬不斷的孽緣。





  好安靜。

  一般這時候應該有個長舌的男人來打擾他睡眠的才對。

  被打擾習慣之後,早晨的安靜莫名有種空虛的感覺。

  ……難道是耳根被虐成性了?

  搖了搖頭否決這個問題,勉強爬起來翻冰箱,發現裡面的甜點全都被帶走得很乾淨,讓他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

  還真的,突然不能適應……

  習慣真是種可怕的東西。

  倒了杯咖啡準備開始工作,比平常安靜許多的工作環境讓他很容易的就聚起了精神。

  他是一工作,就很容易忽略掉自己身體的一個人,因此當他餓到有點昏頭時,才發現時間已經接近傍晚。

  痞子中午不是都會提醒……

  啊……

  意識到他的同居者暫時不在家中,焰星扒梳了下金髮,將眼鏡拔了下來,攤在椅子上讓眼睛做點休息。

  以前有這麼的安靜嗎?

  會有一點點的覺得寂寞,是因為已經習慣有他在了的時候嗎?

  令自己也訝異的,他竟然覺得一個星期,有點久。

  ……其實他病了對吧?





  「我回來了我親愛的同居人~」

  痞子背著行李袋,手上拿著大包小包應該說是土產,可是卻都是甜食的東西,一進門就將睡夢中的焰星吵醒。

  「……」

  被吵醒的怒火一掃這幾天的情緒,焰星沉下了臉。「你有必要一早回來就吵醒我嗎?」

  「嗚!我特別趕早班回來就是為了早點看到我親愛的同居人,想不到你竟然是這樣歡迎我……」痞子搥著胸,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

  「……不要在我面前演小媳婦,回來了就好。」

  「咦?」

  「……走開!」

  「噢噢!原來你還是會想我的!我好感動啊焰星!」痞子作勢要撲上,卻被焰星踢開。

  「親愛的同居人,你的拒絕傷到我幼小的心靈了……」

  「閉嘴!」



END


福利托克:
打到後面腦袋一片空白不知道在打什麼了Orz

然後關於人稱。
因為焰星那時大概(?)不知道貓的性別,所以在這裡用「你」而不是「妳」。
創作者介紹

冬青

南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