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任務通知的時候,六蝶微微一愣。

 

  凱恩區的「那一家」麵包店。

 

  平時總是沒什麼人,只有偶爾有人在佈告欄上貼上關於這家麵包店的「故事」時才會突然又爆滿訂單。

 

  那家店原本只是一間叫做「梔子花」的收容所,久而久之,許多人也習慣稱那間收容所裡的孩子作「梔子花孩子」。

 

  梅傑蘭亞大陸的居民天生便擁有使用魔法的能力,依照天賦以及自身的努力,每個人多少都能夠在這塊大陸上得到一定的位置。

 

  然而,神總均衡的創造萬物,既然有魔法力強大的的魔女和魔法師,自然也有魔力弱小的魔女和魔法師。

 

  梅傑蘭亞大陸是一個魔法國度,因此大多數的工作仍需要一些基本的魔法能力,若魔力過於弱小到連基本的魔法使用都會有問題,也就自然而然的成為「被淘汰的族群」。

 

  梔子花所收留的便是這一群人。

 

  原本只是製作一些食物自給自足,雖然清苦但心靈富足,然而隨著收容的孩子增加,負擔也逐漸加重;於是在某天,梔子花收容所的店長為身外之物苦惱時,一個梔子花女孩拿著剛出爐的麵包、睜著晶亮的眼睛問為什麼不試著賣點麵包來貼補收容所的支出試試?

 

  店長只錯愕了一秒,便很快的開始擬起改建計畫、開始宣傳。

 

  一開始的生意真的很不錯,畢竟在這個魔法盛行的地方,這種「純手工」的食物是非常少見的,製作食物對多數人而言是極為麻煩的一件事,還不如用魔法指揮廚具讓食物「自動完成」。

 

  但在大伙新奇過後,銷售窗口便門可羅雀,慘淡的生意讓梔子花麵包店的收支很快的又見了赤字。

 

  直到某天經過了幾個年輕的法師,發現他們路過的地方似乎是風靡一時的梔子花麵包店,以為認錯了店家,因此有些不相信的詢問了店長,才知道了這個地方真的梔子花麵包店,也因此知道了梔子花收容所的「故事」。

 

  經過這幾個年輕法師的「宣傳」,原本清淡的生意突然又湧出訂單,解決了短暫的困擾。

 

  但過了一陣子之後,生意又清淡了下來,之後便如此的循環下去。

 

  梔子花的店長曾苦笑打趣的說這根本就像戀愛中少女的脾氣一樣,忽好忽壞起伏不定。

 

 

 

  她之所以會知曉這一段,是因為一位誤闖了幽靜森林的梔子花男孩。

 

  其實她到現在仍然不知道這孩子怎麼有辦法跑到幽靜森林,她花了一些時間將男孩送回收容所之後,那個男孩卻怎麼也不肯向其他人說明原因,所以她也不打算再繼續追問,推辭了店長的邀請準備告辭離開。

 

  但最後仍在店長所搬出「現在還是淡季」的理由以及孩子們閃亮亮的眼神凝視之下留了一段時間,在所裡教導孩子們魔法的使用。

 

  魔女與魔法師擁有漫長的生命,加上她又是個容易遺忘的個性,因此不重要的事情很容易被她忘記,但在收容所裡的那幾年,卻是她怎麼都不會忘記的回憶──美好的令她難以忘記。

 

  不知道那些孩子們還好不好?

 

  思即此,她唇角上揚,漾出了一抹溫柔的笑意,帶著一點期待的心情期待著任務的進行。

 

 

 

  「早。」

 

  當門打開時,她一如從前的打了聲招呼,不意外的看到開門者呆滯的表情。

 

  「六蝶姐姐!!!!!」

 

  「六蝶!!!」

 

  在開門的店長出聲反應前,幾個眼尖的大、小孩子已經衝到了門前,又叫又跳的大喊她的名字。

 

  六蝶看著被撲過來的孩子掛滿身店長,忍不住笑了出來,然後被店長白了一眼。

 

  她笑得更歡:「哈哈哈……我回來了。」

 

 

 

  雖然因為離開許久而使的工作內容有點生疏,但在梔子花孩子們的「複習」下,她很快的加入了工作行列。

 

  除了烘烤時火侯的控制之外,製作麵包的過程幾乎不太需要使用到魔法,通常控制火侯這件事是由店長來做,但這一次的訂單像會無性生殖一般的增加,他們借用了附近的空屋,把店長也搬過去了,留下另一個平常跟在店長身邊學習控制火侯的少年。

 

  「嗯……火神……嗯嗯……呃……」

 

  六蝶看著少年如臨大敵的表情,笑著搖了搖頭。

 

  這個少年就是當年誤闖進靜幽森林的孩子,她還記得。

 

  她在收容所的那幾年除了和他們一起工作之外,也教導魔法,因此她知道這名少年的魔力並不弱。

 

  但這名少年卻記不住使用魔法的方式,無論怎麼背誦練習,總是能在匯聚起魔力準備使用時忘個精光。

 

  也因如此,這名少年被他的父母送到了收容所,再也沒有見過。

 

  六蝶走到了少年身旁,拍了拍他的肩。

 

  「哇啊啊!」她這一拍讓少年嚇了很大一跳,匯聚的魔力也散了,他哭喪著臉喊道:「六蝶姐……」

 

  她聳了聳肩,問:「青,你準備使用什麼魔法?」

 

  被稱做青的少年垂下了肩膀,沮喪道:「……操控火焰的魔法……我知道怎麼使用的……我一直跟在店長媽媽身邊學……」

 

  六蝶彈了聲響指,讓他把注意力集中在她身上。

 

  「六蝶姐,妳可以……」

 

  「我不負責控火。」雖然這是她原本的任務目標。

 

  少年臉色蒼白的低下了頭,六蝶溫和的拍了拍他的腦袋。「如果你想要自己試著控制火焰,我就教你,或是你找店長來控制火。」

 

  少年驚訝的抬起臉,眼神亮晶晶的。「我想試試看!請教我!」

 

  六蝶露出讚賞的笑容拍了拍他的肩。

 

  他讓青伸出雙手,在胸前圍成碗的樣子。

 

  「青,你記不記得,火由誰掌控?」她問。

 

  「……火之神赫菲斯托斯。

 

  「很好。那你記不記得咒文?」

 

  「咒文……火神……呃……精靈……嗯……」

 

  青沮喪的垂下肩膀,「我真得記不起來……」一副快要哭出來的表情。

 

  六蝶嘆了口氣:「我不是要你背出來……火元素來自於哪裡?」

 

  青不太確定的答道:「……自然?」

 

  「嗯,來自於自然。」她點了點頭,「咒文就如同祈禱文,是向火神與自然借用力量的一種語言。

 

  她定睛看向青,「不要去記誦任何咒文,用你所想到的、最虔誠的話語,請求火神與自然將力量借給你。」

 

  他蹙眉,有點不太相信六蝶的話,但他還是再次圍起手開始誦唱。

 

  「敬愛的火神赫菲斯托斯、存在於自然之中的精靈……

 

  少年的誦唱不自覺得帶著魔力,掌心中一點一滴的匯聚了橘紅色的元素,「……我發誓將不過分使用您們所賜予的力量,請將火焰的力量,借予我……」

 

  感受到掌心傳來些微的溫度,他睜開眼睛,看到掌心所聚集而成的火元素時他嚇一個讓火元素散了。

 

  他有點慌張的看向六蝶,後者點了點頭作為鼓勵要他繼續嘗試,青有些緊張的又再試了幾次,雖然每一次的所唸出的內容不盡相同,但在幾次的嘗試之後,他終於將火苗凝聚在掌中。

 

  他看向六蝶,六蝶用下巴指了指等待著用魔法火焰起動的烤爐,他才小心翼翼的捧著火焰,放進烤爐中。

 

  然後他撲過去抱著六蝶哭了。

 

  「嗚嗚……六蝶姐……我、我第一次成功的自己用魔法火焰點火……嗚嗚……」

 

  雖然少年的身高幾乎快與她平高,她還是再一次的拍了拍他的頭。

 

  少年的眼淚像水龍頭一樣沒有停止的樣子,抱著她哭個不停。「嗚嗚嗚……」

 

  「……好了,別哭了,再不去調火的話麵包要焦了。」

 

  「青哥青哥青哥──有燒焦味啦啦啦──齁~談戀愛~!」烘培室突然的跑進一個小鬼,一進門看到抱在一起的六蝶和青便嚷嚷起來。

 

  「……走開走開,我知道了啦!」青抹了抹眼淚,揮了揮手趕走這眼白特多的小鬼,但他紅腫眼睛的樣子實在沒有什麼說服力,小鬼吐了吐舌頭拔腿就跑了,路上還兼了回廣播器。

 

  雖然在這次之前一直沒有承攻點過火,但調整火焰是他常做的事情,青吸了吸鼻子伸出手,像在順毛一樣熟練的安撫著旺盛的火焰,將火調整到適當的溫度大小。

 

  六蝶露出笑容,彈了聲響指將身上沾滿青鼻涕與眼淚的上衣清乾淨,帶著笑容回到隔壁的工作室,順便捏了那個白目小鬼一把。

 

 

 

  一日的工作就在忙碌中結束了。

 

  看著小鬼們用移物魔法合力把堆得像山一樣的麵包送到店門口讓其他候選人運送之後,她從背包裡拿出了糖,讓青在吃完飯之後分給小鬼們做為鼓勵。

 

  讓青將小鬼們趕到餐廳吃飯之後,忙得暈頭轉向的店長也回到了店裡,將一袋剛包好的麵包扔在桌上之後,懶惰的埋在店內的客用沙發上,六蝶指揮著茶具倒了杯茶,推了一杯給她。

 

  店長將茶一口飲盡,「……謝了。」

 

  六蝶笑了笑,「這裡完全沒變,真是太好了。」

 

  「那當然,」驕傲的抬了抬眉毛,「這裡可是我建立起來的『梔子花之家』。」

 

 

  梔子花的花語是──永恆的愛,一生的守候和喜悅。

 

 

  「是是,店長大人真是太了不起了。」輕輕啜了口茶。

 

  翻了個白眼,「……妳實在太敷衍了,跟以前一樣。」

 

  「感謝您的讚美。」

 

  「嘖。」

 

  六蝶眨了眨眼,微笑。

 

  店長伸手又添了一次茶,啜了口之後看了下六蝶,心情似乎不錯的樣子。

 

  「……六蝶。」

 

  「嗯?」

 

  「妳為什麼不直接幫青控制火焰?」

 

  她在青所在的那一間烘培室裡設了個魔法陣,除了預防不肖人士跑進去發生危險之外,也能藉由魔法陣的幫助知道烘培室裡發生的事情。

 

  因為在這間麵包店裡,能夠點燃魔法烤爐的只有她一個人,所以她原本就打算找一個能夠幫忙點火的候選人,因此她看到六蝶拒絕控制火焰之後嘆了口氣,想說算了,打算等她將手邊的事情做完之後再過去協助……卻看到了六蝶引導青用自己的力量,成功的用魔法火焰點燃了之前讓他一直挫敗的魔法烤爐。

 

  那個瞬間,她其實也差點哭了。

 

  「我幫他的話,從此以後,他就『做不到了』。

 

  六蝶看了她一眼:「他不像其他的孩子,他擁有足夠的魔力,可是他從來就記不住咒文、也用不出來,所以他一直覺得自己『做不到』。

 

  她將茶水飲盡,定定的看著店長。「因此我要他自己試。」

 

  「……他做到了。」她答。

 

  「是的,用比較麻煩的方式,但他仍然做到了。」

 

  「……謝了。」

 

  六蝶垂下眼臉,盯著空茶杯,店長知道這是她被讚美時的反應──這丫頭被讚美的時候臉皮總薄的很。

 

  「我會盡量嘗試讓他們『多做』一點。」放手讓那些孩子用自己剩餘的力量去完成。

 

  「嗯……」

 

  「對了,這一季的訂單到今天也暫時結束了,我們大概又會有一段『休息』時間,感謝妳今天的協助,桌上的麵包妳記得帶回去。」

 

  六蝶毫不客氣的將丟在桌上的麵包收進背包裡。

 

  「……噗嗤。」店長看著她笑了出來。「六蝶……無論最後有沒有成為女王,記得都要回來看一下這些小鬼。」

 

  「一定會的。」

 

  日落的餘暉映著她的臉,帶著溫度的陽光就如梔子花般溫暖芬芳。 

 

 

 


 

以下是職業病作祟的補充與碎碎念:

1.梔子花孩子:
  在這一篇故事中,我將「魔力」設定類似於我們所稱的「智力」。但這只是打個比方,一般所測定的智力是一種常態的分配,「常態」是一種「倒U型」的離散分佈,大多數人屬於中間值,分配在左右兩端的則是我們經常所聽到的資賦優異和智能缺陷。在這樣的設定下,有強者就有弱者,梔子花孩子之於我的設定就是魔力有所缺陷的孩子。(不是智能缺陷喔XD)

2.青:

  關於這個孩子,我設定的原型是「學習障礙」,因此他的魔力與他人相當,但卻有著部分的「隱形缺陷」。

3.赫菲斯托斯:

  Hephaestus,火神和鍛冶之神;羅馬又稱伏爾甘(Vulcan) 

 

 

我不確定在之後的故事裡我是否還會繼續使用這些設定,如果有機會(靈感?)的話,會的。

希望大家還喜歡這個故事,感謝你的收看,我們再會。

 

創作者介紹

冬青

南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