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任務之三─凱恩區的圖書館】

 

 

  中庭裡的噴水池隨著整點的指針到位之後噴湧出水花,水珠與陽光在泉水上型成一道迷你的彩虹。

 

  這裡是凱恩區裡的王立圖書館,是很久之前的王家為了推動魔法知能而建立的,加上除了專業書籍,館內對其他各類的書籍也幾乎來者不拒,因此館內的書籍藏書量豐富堪稱全國之最。

 

  六蝶踏過圖書館門口的拱門,感受到包圍住圖書館的結界讓心情清靜下來。

 

  這是她很喜歡到這個圖書館來的原因之一……靜心的結界總能讓人定下心,安安靜靜的在圖書館閱讀一個下午。

 

  圍繞著圖書館的圍籬下怒放著一片紫色的三色堇,這是幾任之前女王最喜愛的花朵,也是很適合種植在圖書館的花──紫色代表智慧,而紫色的三色堇代表的是沉默──在一片綠意中,深紫顯得格外豔麗。

 

  經過前一陣子金髮少女的委託之後,她明白了一些不足,對魔女算是漫長的生命而言,學習從來是不嫌晚的一件事,因此在她把家裡那幾本放了很久的書還有一些關於語言的古語魔法的相關書籍看完了之後,毫不猶豫的去圖書館找新書。

 

  刷了ID卡進了圖書館大廳,圖書館內是清一色的象牙色調,藏書高度足足將近十五樓,內部是樓中樓的設計,方便一些懶得爬樓梯的魔法使們使用飛行魔法「直達」他們想要的樓層。

 

  六蝶查了查書目的分類位置,張開了黑色的蝶翅,搧動翅膀輕輕蹬足,沒一會就到了九樓的樓層位置,尋找著書櫃上的分類編號。

 

  十五樓並不高,但當初建造時為了讓藏書量足夠豐富,使用了寬廣的占地面積,因此要就算要在樓中樓的空間飛行繞完一整圈也仍需要一點時間;在繞了將近半圈之後,好不容易才在一個分類的細目裡找到她需要的書目分類。

 

  這類的書是有沒有這麼冷門……

 

  她在心裡碎唸著,點足落在走道上收起黑翅,延著書目的標示走進書道中,拿了幾本有興趣的書之後,在樓層間的閱讀區找了個位置坐下來攤開書本,習慣性的找了紙筆開始筆記書本的內容。

 

   圖書館除了環繞著整座圖書館讓人靜下心的結界,幾乎沒有再設立其他的輔助魔法,因此還是多少能聽見其它閱讀者翻動書頁的聲音。

 

  在坐位周遭佈了個簡易的防禦結界,避免某些看書看得渾然忘我、忘記所處位置默默跟著書本內容開始念咒練習釀出意外的情況。

 

  翻動著書頁,不自覺得咬住筆桿。

 

  要與使魔以外的生物溝通,果然還是需要獸化嗎……

 

  會成為與魔女或魔法師搭檔的使魔,通常都擁有高級智靈,也因此才能通過締結契約進行一般口語或者精神裡的溝通。

 

  但有很多使魔除了本身的契約主,也能與其它的非契約主進行「溝通」,這個原因截至目前都沒有一個正式的說法。

 

  研究不是六蝶擅長的領域,她的靜態定力一向不高,能安安靜靜坐下來看書已經是刻意養出來的習慣──這讓她偶爾會讚嘆她那個師父,那幾年沒讓她壓著逼著蹲圖書館的話也養不出這種習慣。

 

  但要她長時間關在研究室裡每天和一堆書本數據打交道跟本是天方夜譚。

 

  看完一個段落,覺得她想了解的內容差不多了之後,隨意往後翻了幾頁,確定幾乎沒有她感興趣的內容之後,她將書疊到了右前方,伸手往左上角拿了另一本藍色書皮的書。

 

  這本書的內容相比上一本較艱澀難懂,除了書籍內容使用的是古語之外,關於魔法的知識也與現代的魔法認知有些不同。

 

  在學者們追溯的文獻中,發現文獻中記錄的魔法起源幾乎是來自祝禱詩歌,但隨著使用的方式、領悟不同,逐漸形成不同的派系分支,雖然大體上仍都是「魔法」,但裡頭的文字敘述會因為所理解的內容差異而有不同的詮釋方式。

 

  千百年的時間,在各方人馬與派系的宣揚下,造就了如今那疊和山一樣的理論書籍被傳承下來,雖然在經過時間的洗禮後仍佚失了一些珍貴的資料,但也有許多魔法典籍被保留了下來。

 

  六蝶手上的這本便是古籍。

 

  藍色書皮內的蝴蝶頁中被繪進了一個預防書籍因會老舊損毀的魔法陣圖,圖書館內凡是有一點「年紀」的書籍都會被繪製上這樣的圖文。

 

  但這種圖文僅能防止書本自然損壞,因此六蝶在目錄頁找到她所想看的內容之後,仍小心的翻動書籍,最後停留在泛靈論 [1]那一篇的章節上。

 

  這一章的內容與現代魔法有不同的理解,現代的魔法理論認為魔法的使用來自於精靈,因此只要祈求精靈與掌管力量的神明,便能再依自身的資質與能力使用相應的力量;而遠早之前的泛靈論,雖然也同樣認為力量的來源來自精靈與神明,但他們更廣泛的認為「萬物有靈」。

 

  這個理論的意思是除了一般的元素精靈之外,包含花草樹木、山河湖海,都擁有各自的「靈」。

 

  如果依這個論點來解釋,契約使魔能夠與之溝通甚至互動的原因的確能夠說明,但這麼一來,除了使魔之外的生物卻還是鮮有溝通方法該怎麼解釋呢……

 

  ……

 

  ……

 

  …………

 

  啊啊……腦子要炸了!

 

  六蝶抓了抓頭,後倒仰靠在椅背上舒了口氣,順手伸了個懶腰讓固定許久的身體發出一串劈哩啪啦的骨頭聲響。

 

  轉頭瞄了下時間,覺得差不多是能回家弄點吃的了,她挑了幾本打算外借的書之後,將剩下的書放到還書車上。

 

  展翅飛下一樓,便聽到圖書管理員的聲音。

 

  「請、請你們安靜一點!不然會打擾到其他人的!」

 

  圖書管理員眉頭深鎖、一臉困擾的樣子,卻還是好氣的勸阻三名看起來兇狠的青年,但這三名青年一點都不買帳。

 

  「哼,關你什麼事啊!」

 

  他們吵鬧的聲音並不小,但剛才因為太過於專注,所以他們的聲音自動的被當成白噪音,現在人到了一樓,如此大聲的嚷嚷想聽不到也不行。

 

  六蝶翻了個白眼。

 

  如果腦子在成長過程中沒有出過問題,知道圖書館內禁止大聲喧嘩應該是基本常識吧……

 

  何況這三個還擋在借書窗口……!

 

  在勸阻青年的圖書館員看到六蝶手上的書和停駐的地方,很快的了解六蝶需要什麼服務……但她只能無奈的朝她投了個求助的眼神。

 

  嘖……

 

  三名青年沒有會意到圖書館員和六蝶之間的眼神交換,持續嚷嚷著他們的吵架內容。

 

  「就跟你說我只是遲了幾天還而已嘛!為何就禁我半年的外借書!」

 

  「是嘛!不過晚了幾天,何況這也不是很多人會借的書!」

 

  「……這樣我很困擾的,規定就是規定啊!如果不願意賠償逾期金額,那麼就依照金額折算禁書天數……」

 

  「不過就遲了幾天而已啊!這裡離我住的地方超遠的耶!」

 

  「沒有辦法的,何況你們歸還回來的書有破損。」

 

  圖書館員仍盡可能的冷靜回應著,被點到理虧處的青年們明顯心虛了一把,卻還是理直氣壯的回道:「什麼破損……我借得時候它本來就破了好嗎!」

 

  「您借書的時候如果原先就已經有破損的話都會上備註……但我完全找不到關於這本書的損壞紀錄,因此依照規定需要您支付修補損壞的費用。」

 

  青年直接炸毛了,「規定規定規定!妳有沒有別的理由啦!」

 

  六蝶的白眼快翻到後腦勺去了。

 

  哪來的中二病患者……!?

 

  她哼哼了聲,「……借過。」

 

  「蛤!?」青年帶著不耐煩的語氣轉過身,看到了滿臉嫌惡的銀紫髮女子。

 

  「……你們檔到我的路了。」

 

  「擋路?小姐,妳有沒有搞錯啊?我們先來的耶?」

 

  「就是在說你們,哪邊涼快哪邊去。」

 

  「……蛤?妳丫的誰啊妳!」

 

  「女王候選人,見我不跪何時跪?」

 

  「跪妳個頭啦!」

 

  「跪吧。」順手撥了撥頭髮。

 

  青年被六蝶嗆的一楞,索性出口恐嚇。「少管閒事!不要以為我不打女人!」

 

  「喔──想打架呀?」六蝶刻意的拉長了語調,唇角勾出甜美的弧度。「你知道在圖書館找架打非常不聰明嗎?」

 

  六蝶的笑容讓三名青年不寒而慄,但仍撐著身為男人的自尊心叫囂著:「是在大聲什麼啦?」

 

  「──損毀書本公道價算你一萬八就好,付不起的話就先拆個什麼來還吧?」

 

  沒讓那幾個青年有反駁唇舌的時間,六蝶抬起手,沒有多餘的唸咒動作,笑著彈了聲響指。

 

  只覺得眼前一黑,三名青年腿軟倒地,昏了。

 

  六蝶看著中了夢魘術的青年,幽幽然的嘆了口氣:「唉,傻孩子,要知道剛看完書的人,動手是比動腦快的,下次記得,圖書館內嚴禁喧嘩……還有魔法要多練練,被人一招放倒是會被笑掉大牙的……」

 

  伸手操縱了風將青年丟出圖書館之後,整了整身上的衣裙。

 

  「這邊麻煩妳了。」她將手上的書堆到借書窗口上。

 

  「稍微暴力了點啊……唉呀,這本古書不外借的呢。」

 

  圖書管理員帶著歉意的將六蝶打算外借的古籍先收在後臺,手腳麻利的將其他的書進行外借登記。

 

  「唔……!」她主要想借的就是這一本呀……

 

  只好把書名記下來下次看了……她頗哀怨的看了圖書館員一眼。

 

  圖書管理員回給她一個笑臉,小心的從抽屜裡拿出了一本黑色書皮的厚重書本,將它和六蝶借閱的書本一起推了出去。

 

  「嗯?」六蝶眨了下眼睛,看向將這本書推出來的圖書管員。

 

  「那一本書的複寫本還沒有完成,所以不能外借,這一本古書的內容已經完成複寫,當作是剛才的答謝,妳拿回去翻翻看吧。」

 

  圖書館員在聲音裡混進了一點魔力,讓六蝶毫不遲疑的將書收進了儲物空間。

 

  「那麼就再見了,下一位讀者還在等著借書呢。」

 

  圖書館員這麼說的時候,六蝶才突然驚覺她已經收下書本這件事。

 

  「再見。」

 

  「嗯……再見。」帶著一點疑惑,六蝶揮了揮手。

 

  在推開門準備離開圖書館時,她還是忍不住的轉頭看了下那明圖書館員。

 

  但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窗口裡頭只有圖書館員忙路的身影。

 

  嘛……就翻翻看吧。

                                              

  她心裡想著,推開圖書館的門,看見在綠意中盛開的紫色三色堇隨風搖曳著。

 

 

 

[註1]:泛靈論(animism):又稱萬物有靈論,為發源及盛行於17世紀的哲學思想,後來則引用為宗教信仰種類之一。泛靈論認為天下萬物皆有靈魂或自然精神,並在控制間影響其他自然現象。倡導此理論者,認為該自然現象與精神也深深影響人類社會行為。簡言之,泛靈論支持者認為「一棵樹和一塊石頭都跟人類一樣,具有同樣的價值與權利」。基於此理論,後來也被廣泛擴充解釋為泛神論

創作者介紹

冬青

南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