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任務之四──鹹餅海岸的畫家】

 

  熱情的夏天。

 

  梔子花之家在結束了季節性的訂單之後,安排了院裡的孩子到海邊,出發前發了訊息邀請六蝶與他們一起去。

 

  想了想最近稍微緊繃的神經,六蝶爽快的應了約,和店長以及一群孩子前往鹹餅海岸。

 

  「到了到了!」

 

  「海耶海耶!」

 

  由於大多的孩子不會使用飛行魔法,所以他們雇用了魔法公車,這趟旅程讓很少出遠門的孩子們異常興奮,以至於在看到海的時候幾乎把半個身體都伸出了車窗外。

 

  幸好梅傑蘭亞大陸的居民很少使用魔法公車,否則兩車相接就要命了。

 

  「喂喂,里奧,你是想摔出去嗎?坐好!芙蕾!妳也一樣!坐好!我看到妳的內褲了!」

 

  「青哥你變態!而且那是泳褲!」

 

  在之前的任務中,經由六蝶協助而逐漸能使用部分魔法的青在一陣子不見之後多了許多自信,在梔子花一票小鬼裡成了一副大哥的樣子。

 

  六蝶好笑的彎了唇角。

 

  「改變了非常多是不是?」梔子花之家店長˙椿看到六蝶彎起的唇角,莞爾的看向青。

 

  「成長了許多啊。」六蝶遮住了唇,盡可能不要讓孩子們看到她偷笑的樣子。

 

  「他會成長到能離開這裡的……總有一天。」離開梔子花之家意味著能夠獨立,雖然比同齡的孩子晚了許多,但終究能有獨立的一天。

 

  椿的手肘被六蝶撞了一下,「妳要驕傲才對,因為他可是妳一手教導的,而且……也不會那麼快。」

 

  「也是。」椿笑道。

 

  正在料理小鬼的青感受到來自她們的視線,狐疑的轉過頭,卻只得到六蝶朝他揮了揮手的回應。

 

  正當他想開口時,傳來了司機抵達目的地的喊聲。

 

  椿站了起來,拍了拍手,「好~東西收一收,跟著青下車先排好到小屋裡去,誰偷跑我就用魔法把他丟在沙灘上曬太陽。」

 

  ……妳這樣嚇小孩沒問題嗎?

 

  六蝶默默滴了一滴冷汗,看著椿把小鬼丟給青有條不紊的點好人頭然後帶走,與司機定了回程時間之後,才悠閒的走到海灘小屋。

 

  「店長媽媽,一個沒少。」青回報。

 

  椿豎了跟大拇指對青表示讚賞,轉頭面向那群小鬼,「好啦,去玩水吧!不要超過警戒線。」

 

  「耶!」

 

  「衝啊!」

 

  小鬼們飛也似的飛奔向沙灘,有個還過度興奮摔了個跟斗,被其他小孩哈哈嘲笑之後一人抓一腳拖往海邊,拖出一條長長的沙道。

 

  等等,這樣沒問題嗎?

 

  六蝶有些驚恐的看向了椿,後者擺了擺手,朝那個被拖行的小孩指過去:「妳看他笑得可開心了……」

 

  「……」六蝶看著雙腳被拖著還嘻嘻傻笑的小鬼遠目了,孩子你這麼M,你家人知道嗎?

 

  「我們也下去玩吧。」

 

  「啊,我並沒有打算……哇喔!」

 

  六蝶驚訝的叫了一聲,換到了椿滿意的笑容。

 

  紅茶色的長捲髮紮成馬尾,平常因為衣著寬鬆而沒感覺出來的身材在兩件式的泳衣下展現。

 

  魔女的外貌不會隨著時間而改變,因此雖然快三百歲,但仍美麗的像個年輕少女。

 

  「呼呼。」

 

  椿脫下小外套,戴了頂遮陽草帽,看起來很滿意的樣子。

 

  六蝶轉頭看向小屋外的小鬼。

 

  「唉呀,別擔心,」她拍了拍六蝶的肩膀,「早就訓練好了。」

 

  六蝶一臉疑惑的看著椿小跳步的走向沙灘……然後她瞬間明白所謂的「訓練好了」是什麼意思。

 

  「哇~性感辣妹!」

 

  「椿姊姊!」

 

  「店長媽媽妳好正!」

 

  ……真是訓練有素。

 

  失笑看著像花蝴蝶般在小鬼們之間接受讚美的椿,六蝶戴了頂草帽走出小屋,感受到陽光溫柔的灑在身上,有一種久違的感覺。

 

  她在小屋附近的沙灘上尋找月見草,這是沙灘上很常見的植物,丟著不管也會在沙灘長的滿滿的。

 

  月見草,大多數只在夜晚開花、白天凋謝,所以也有待宵草或晚櫻草的稱呼。

 

  花語是:不羈的心──非常適合梔子花一家的植物。

 

  月見草如她所想的並不難找,她愉快的蹲了下來,連根挖起了一小株的月見草。

 

  「啊啊,那位小姐,請妳不要動。」

 

  疑惑的抬起頭看向聲音的來源,看到了一名彩色鬍子的……畫家。

 

  之所以會認為是畫家,是因為他扛著畫具,雙手和衣服也有沾染著顏料的痕跡。

 

  「請問……?」

 

  「噢,拜託,請妳當一會我的模特兒,妳剛才捧著花的動作讓我想畫一張充滿海洋風情的圖畫。」

 

  「一會就好了!我很少這麼有靈感啊!」

 

  畫家哀求道,六蝶嘆了口氣,凝聚了一點水元素防止月見草枯萎之後,恢復到剛剛捧起月見草的姿勢。

 

  「太感謝妳了……手稍為抬高一點,笑容……對……眼神……像看著情人的眼神!好,就這樣不要動!」

 

  畫家遠端遙控了六蝶的動作,洋洋灑灑的拿起了筆開始在畫布上揮毫。

 

 

  蹲姿腳容易痲,在六蝶想因為麻得發痛的腳挪動一下姿勢的時候,聽到了畫家愉快的拍了下掌。

 

  「好了──完成!噢這大概是我這幾個禮拜以來最好的作品了!」

 

  畫家愉快的將畫從畫布上取下,蹦蹦跳跳的到六蝶面前。

 

  但蹲了許久的六蝶腳早痲了,直接使用了浮空魔法浮在空中。

 

  「看看,多虧妳,這幅畫挺不錯的吧?」畫家獻寶似的在她面前將圖攤開。

 

  那是一張以海為背景,捧著月見草女子的素描。

 

  畫中的女子帶的笑,雙眼充滿溫柔。

 

  被美化得不像自己。

 

  「──很不錯吧?我可是人稱色彩魔術師啊!」

 

  ……可是這張是黑白素描。

 

  六蝶在心中默默的吐槽,但還得意著的畫家並沒有感覺到自己的發言有什麼問題,他愉快的朝圖畫一抹,複製出另一張一模一樣的圖,遞給了六蝶。

 

  「哈哈,可要好好留著,我可不是隨便就會替人畫肖像畫的。」

 

  ……但你很隨便的就抓我去畫了。

 

  再一次默默吐槽,畫家將複製畫給了她之後手腳麻利的開始收拾畫具,愉快的哼著「你是風兒~我是沙~」奇怪曲調,居然沒三兩下就收好了。

 

  「對了──妳手上那株月見草,今天晚上會開呢。」

 

  「今天?」她有些懷疑,照理說剛移植的植物因為要把養份用來讓根部茁壯,因此不會馬上開花。

 

  低頭看了下手上的月見草,花苞緊閉,怎麼看都不像今天會開花的樣子,臺頭想追問,卻發現畫家早就用瞬移魔法走了。

 

  「算了……」不會開花噴毒就好。

 

  六蝶捧著月見草回到小屋,她將丟在小屋角落的漂流木用魔法變成花盆,將那一株月見草種了進去。

 

  做完這些事情之後,在海邊玩夠了的椿也回到小屋,她看到桌上的月見草雙眼一亮。

 

  「唉呀?」

 

  「月見草,非常適合你們的植物,很好養的。」

 

  「花語是?」

 

  「不羈的心。」她笑道。

 

  椿拍手大笑,「太適合那些小鬼了。」

 

  ※

 

  椿捧著月見草上車的時候,小鬼們拼命擠著看。

 

  「什麼什麼?」

 

  「花耶!」

 

  「要拿回家種的嗎?」

 

  「絕對不能給里奧照顧,他碰過的植物都會死!」

 

  「哪有啦!又不是每次!」

 

  小鬼們嘰嘰喳喳的在車上吵鬧,直到青怒吼之後才安靜下來。

 

  青揉著太陽穴坐了下來,今天到底吼了這些小鬼多少次?

 

  「好了,別再讓你們青哥生氣了,我們早點回去種月見草吧?聽說今天晚上會開花喔?」

 

  小鬼們又一陣躁動。

 

  「噓!安靜!不然青哥又要生氣了啦!」

 

  「噓!」

 

  「噓~~」

 

 

  青:「……」

 

  六蝶遮著唇角低笑,月見草果然非常適合這群孩子。

 

2015-04-28 21.09.33  

創作者介紹

冬青

南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