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考試】尋找凱恩湖裡的銀幣

 

 

  她赤腳站在一片雲霧繚繞的森林之中。

 

  灰色的天空,周圍只有一片黑色的樹木,枝幹上沒有葉片,入眼皆是一片黑與灰的色調,明明熟悉森林,此時卻一點也想不起來所在的位置。

                                                                                                                    

  她出生與成長的靜幽森林,偶爾也會出現屬於死亡的氣息,但在這片森林裡,卻讓人感受不到一點「活著」或「死亡」的氣息,包含她自己。

 

  下意識的想使用魔法,卻發現以往在體內流動的溫暖力量如今半點全無,陌生的環境以及身上不熟悉的空蕩感讓恐懼油然而生。

                                                      

  無法得知是否有潛伏在森林中的生物,因此她盡可能的壓低聲音,盡量從記憶中的線索去尋找較安全的路。

 

  她在森林裡走著,周圍的景色仍是同一片色調,無法確定究竟走了多遠的路。

 

  微微聽見踩碎枯葉的細碎聲音,但雙腳卻沒有任何踩上東西的感覺。

 

  幻境……?

 

  她不禁思考這個可能,但她想不起來最近是不是得罪過什麼人。

 

  所以是……「夢境?

 

  當她回答出正確的答案之後,環繞了整座森林的霧慢慢的散去,在她的面前凝聚成與她宛如對鏡般的黑膚女子,然而尖尖的耳朵顯示了她異於一般魔女的身分。

 

  『……妳用現在的「妳」去交換,值得嗎?』「她」開口,與她相同的紫色眼珠與她對視著。

 

  不需要追問,她也能了解「她」說的是什麼,於是她聳肩笑了笑,回答:

 

  「……」

 

  她張口,卻聽不清楚自己說了些什麼。

 

 

  六蝶醒了過來,發現自己的呼吸是停止的。

 

  那是一種胸腔充滿空氣之後忘記怎麼吐氣呼吸的感覺,掙扎翻了個身,用力的咳嗽出來,這才找回呼吸的頻率。

 

  大喘了幾口氣,待心跳平穩時睡意也消失了。

 

  閉上眼睛檢視了會身體的狀況,熟悉而豐沛的魔力仍在她的身體裡暢流著,她安心的睜開眼從床上坐起,吁出長長的一口氣,銀紫色的頭髮散亂的披在肩上,隨意拉了件披肩便下床往屋外走去。

 

  原本想說的是什麼呢……?

 

  想回憶夢中的對話和場景,卻發現沒有更詳細的記憶,她抬頭看著微亮的天空,思考著「她」提出的問題。

 

  值得嗎……?

 

  她發現她難以得出讓自己滿意的回答。

 

  所有事物都有它的意義與價值。

 

  所以值得與否……她不知道。

 

  接連許多天的驚醒與接連得不到答案的問題讓她的心情很糟,她抬起手,在掌心凝聚了濃厚的魔力,然後舉手一甩,魔力在空中寫下數道光痕,像煙火一般的燦爛。

 

  連丟了幾顆讓心情好轉了些,這是她在為自己或他人打氣時經常會做的事情。

 

  「唉呀,很漂亮啊。」

 

  突然出現的聲音讓她嚇了一跳,但仍未讓驚訝的表情出現在臉上,右手預備著魔力,蹙著眉抬頭看往聲音的方向。

 

  半空中飄浮著的人包裹著厚厚的斗篷,臉部遮得嚴嚴實實,六蝶只能憑身上的金色胸針判斷他的身分。

 

  刻有西斯頓協會標誌的金色胸針……「四元老的……其中一位?」

 

  「答對了。」他的聲音出現了一點讚賞的味道,「我是四元老之一的梅森。」

 

  散去了手中的魔力,六蝶將右手放上左胸,微微欠了身,「剛才冒昧了,非常抱歉。」向他行了一個標準的禮,梅森也依禮節還禮。

 

  「恭喜妳進行參選女王的決定,第一次考試將要開始。」

 

  六蝶眨了眨眼,有點不敢相信從接到通知信之後居然已經到了第一次考試的時間。

 

  「我可是等了你們好久呢。」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梅森說道,聲音中帶了點愉悅,像是每次考試前,與師父那預備了些小小的惡作劇在考題裡,而因此情不自禁竊笑的感覺相同。

 

  「那麼馬上來解說考試的內容吧。」

 

  梅森一派輕鬆的一彈手指,六蝶瞬間移動到了凱恩盆地,剛冒出頭的陽光讓凱恩湖波光粼粼的閃著光芒。

 

  凱恩湖的周圍圍繞著一群黑色的樹木,她看著眼前的場景愣了會,然後再一次被梅森的彈指聲音拉回神。

 

  「我在這凱恩湖裡丟了一個銀幣進去,你只要把它找回來帶給我就可以了,怎麼樣,很簡單吧?」

 

  ……您以為凱恩湖是你家浴缸是否?

 

  「是……怎麼樣的銀幣呢?」不然我從口袋掏一個出來送你好不?

 

  「啊,這我倒是忘了。」

 

  ……負點責任好嗎?

 

  六蝶忍住吐槽的衝動,看到梅森想到什麼似的雙手互垂了一下,「啊,我在銀幣上用魔法打上的我的魔法印記,所以妳一找到就會知道是我丟下去的那一個了,不會弄錯的……不過務必要小心啊,凱恩湖裡有各式各樣的奇幻生物喔。」

 

  ……

 

  「說明大概就到這裡了,有其他的問題嗎?」

 

  「……沒有。」

 

  「那麼就可以準備開始了,記得,放棄了考試就結束了,一定要堅持下去。」

 

  ……您真的在鼓勵我嗎?

 

  「祝妳好運了,我會在星辰引導的地方等待妳的歸來。」他說著,又彈了個響指,消失在六蝶面前。

 

  完全不靠譜啊……六蝶默默的吐槽著。

 

  認命的嘆了口氣,她習慣性的再一次環視周圍,將視線停留在那一片黑色樹木上。

 

  不同於夢境中光禿的黑色樹木,凱恩湖的這片黑色樹林長滿了暖黃色的葉片,讓原本的黑色樹林多了一些暖意。

 

  嘛……算了,待會再研究吧。

 

  覺得繼續鑽牛角尖會沒完了,她放棄研究那片樹林,走近了湖邊,望著深不見底的湖再一次蹙眉。

 

  這不是會不會游泳的問題……

 

  她可沒有跟整做湖中奇幻生物打群架的實力。

 

  凝聚著魔力,她張口,爆發出帶著魔力的聲音。

 

  『以無盡為名

   寄宿於靈魂中的靈

   以契約為憑……

 

  不同以往抬手或彈指就迅速呈現出的魔法,而是使用聲音作為媒介,隨著每一個字句凝聚起力量。

 

  最後一個聲音落下時,凝聚起的魔力如炸裂般化成光點灑入空中。

 

  光點在空中凝聚,逐漸形成一名青年的模樣。

 

  黑色短髮的青年有一雙同樣烏黑的雙眼,得到召喚的青年心情似乎不錯,略顯蒼白的臉上帶笑意。

 

  『真難得,』他開口,用指尖點了點下巴:『妳居然會召喚我。』

 

  「我也快忘記你寄居著。」她淡淡的說道。

 

  『這樣的形容詞真讓人難過。』無盡愉悅的聲音與他的話語並不協調,他浮在空中,左腳一抬交疊雙腿,『說吧,又有什麼超出妳能力之外的事了。』

 

  無盡沒有使用問句,因為他非常清楚自身的力量與六蝶有多大的差距。

 

  「……我要找一枚有魔法印記的銀幣。」

 

  『銀幣?』青年挑起眉,幾乎懷疑他的聽力。

 

  「在湖裡。」

 

  『哦?』青年睨了眼凱恩湖,黑眸中銀光一閃,很快就找到那枚帶有印記的銀幣所在的位置,也看到把玩著那枚銀幣的水妖,『一隻水妖擋得了妳?』

 

  「就算知道了在哪隻奇幻生物手上,我也沒有辦法掀了整座湖一隻隻找。」原本能呼喚湖中精靈協助搜尋,但部分的精靈並不喜歡無盡的氣息,因此若六蝶要在湖中找那枚銀幣,估計得把湖裡的水妖都掀了才行。

 

  水妖在水裡的戰鬥力是陸上的兩倍有餘……在水裡想打倒水妖並不是太容易的一件事,而且誰知道湖裡有多少水妖……真的一隻隻找的話倒不如三年後再來。

 

  『呵。』他輕笑之後像個紳士一般輕輕欠身,『讓我為妳帶路吧。』

 

 

  六蝶呼吸著海底的空氣。

 

  之所以用「呼吸」,自然是使用了魔法的關係。

 

  靜幽森林的居民是崇尚自然的民族,為了更接近原生於自然中的居民,幾代之前的魔法使們開發出新型的魔法,讓自己得以有部分的身體變得更接近自然居民,六蝶使用的正是這種魔法。

 

  原先的耳朵變成了長著薄膜的長長骨鰭,手腳生出了部分鱗片,連呼吸的方式都相當接近海底的居民,只差條尾巴就是隻人魚。

 

  這種魔法的使用並不困難,除了耗了點魔力,只要對那個族群有足夠理解就能有很高的成功率。

 

  無盡足不點地,維持著他一慣優閒的漂浮姿勢,散步般欣賞著湖底的景象。

 

  有無盡帶路,一路上幾乎沒有困難的就找到了那隻玩著銀幣的水妖。

 

  那隻水妖對於這不同於湖底的東西似乎特別得意,把玩著銀幣與其他的湖底夥伴炫耀著。

 

  一隻水妖和兩隻魚人。

 

  六蝶思考著打贏的勝算……直接殺過去顯得太過愚蠢。

 

  她抬起右手,在掌心凝聚了魔力,右手一甩扔向愉快聚會著的三隻奇幻生物。

 

  感受到魔力的靠近,最膽小的魚人一溜煙就跑了,水妖對著逃走的夥伴哼了聲,雙手高舉鼓動靈力,破壞了六蝶扔來的靈力網。

 

  『蠻利害的嘛。』無盡誇獎了聲,但對象並不是水妖,他知道六蝶扔那張網的目的是嚇走那兩隻膽小的魚人。

 

  單挑比圍毆有勝算多了。

 

  六蝶哼了聲,匯聚了湖中的水元素:「……水炮。」

 

  『不自量力。』莫名其妙受到攻擊的水妖暴怒,她同樣匯聚水元素,同樣的朝六蝶發出了水炮。

 

  兩股力量衝撞之後相互抵消,但還是在湖中引起了一陣震盪。

 

   『這裡可是我的地盤!愚蠢的魔女!』水妖的語氣充滿高傲,她不認為在這個充滿水元素的地方,眼前這個魔女有辦法打倒她。

 

  六蝶笑瞇眼睛,裝傻道:「嗯?有問題嗎?」

 

  『妳才有問題!』水妖暴怒了召喚了水箭,直直的攻向六蝶。

 

  六蝶好整以暇的架起了水盾,但水妖在湖中的實力強悍的不容質疑,雖然檔下了水箭,但水盾也破碎的不堪使用,其中一支還穿過破損的水盾,劃傷了她的手臂,「唉呀,稍為可惜了。」

 

  水盾破損讓魔力回衝到六蝶身上,身體像被車撞過一樣痛,但仍笑著維持表面上的遐意。

 

  『囂張的丫頭。』水妖張開了手,在雙手間用靈力凝聚成半透明的碎片,臉上浮出冷笑。『看妳拿什麼擋。』

 

  水妖將雙手向前一推,碎片像子彈般再一次奔向六蝶。

 

  六蝶雙腳一蹬,利用水中的浮力逃開原先的位置,但碎片卻像有意至似的追著她不放。

 

  嘖……

 

  轉身發射了幾枚水彈打落幾枚碎片,連續打帶跑之後好不容易才收拾好大部分的碎片,水妖卻很快的又加碼送出了一批碎片。

 

  「欺人太甚。」

 

  跟著六蝶一起移動著的無盡愉快的笑了聲:『不如換我?』

 

  「滾。」完全不考慮便直接拒絕,輕輕的吟唱起咒語。

 

  『我下令,所有力量,回歸到祢原來的地方!

 

  話音落下,追擊著她的碎片硬生生的停了下來,像被重物輾過般炸成細粉散了開來,回歸於湖中。

 

  水妖露出了訝異的表情。

 

  但她還來不及接續其他的攻擊,便發現雙腳纏上了水草。

 

  水妖抬腳和水草拉扯著,卻發現水草越往她的腰上爬。

 

  六蝶落到地面上,忍住瞬間被抽掉魔力的反胃感,抬手指揮著水草在水妖身上纏繞。

 

  『該死的魔女!』水妖怒吼。

 

  她在水草上下了一點魔法,它散發出的氣息會讓湖裡的水元素暫時避著被這株水草抓住的任何生物,沒有了水元素使用,在湖裡幾乎等於被封印,因此六蝶便緩緩的走向水妖。

 

  『卑鄙!』

 

  「謝謝指教。」六蝶笑著點了點頭,水妖被激的臉色一變,卻被水草纏得牢牢的,她伸出手接過讓水草從水妖身上摸出來的銀幣。

 

  『還給我!小偷!』

 

  「啊,我就是為了這個來打擾妳的。」

 

  『小偷!』

 

  六蝶拿了硬幣就懶得再回覆,丟了一道睡眠魔法讓水妖昏睡過去之後,解開了水草的束縛。

 

  「走了。」她叫了聲在一旁看戲的無盡,頭也不回的往岸上游去。

 

  無盡輕笑了聲,隨後跟上。

 

 

  用魔法讓自己恢復原狀之後,六蝶檢視了銀幣,銀幣的正面印有王國的紋張,背面則是一顆五角星。

 

  星辰引導的地方……

 

  試著輸入了一點魔力,銀幣發出了光芒,接著眼前一亮,她發現她站在一片雲霧繚繞的森林之中。

 

  原本的天空變得死灰,周圍仍然只有一片黑色的樹木,原先枝幹上的葉片一片也不剩,入眼皆是一片黑與灰的色調。

 

  熟悉的景像,但她很確定她清醒著。

 

  既然如此……

 

  正當她想開口破開幻境,雲霧在她的面前凝聚成與她宛如對鏡般的黑膚女子,尖長的耳朵顯示了她異於一般魔女的身分。

 

  與夢境如出一轍的景象。

 

  「妳到底是……」

 

  『為什麼想成為女王?』

 

  在她提出問題之前,幻影便先問了問題。

 

  這個問題讓六蝶一楞,但很快的就反應了過來:「為了……平等。」創造一個不會再有梔子花孩子的平等地方,這是她的初衷。

 

  『為什麼呢?』

 

  「因為從來沒有人創造過這樣的平等。」

 

  大概是錯覺,她似乎感覺到了黑膚女子笑意。

 

  『夢想與現實之間阻隔著妳無法想像的高牆。』

 

  「我知道。」如果不知道,就不會選擇這條最快卻最難的路。

 

  她相信高牆的存在,不是為了阻擋,而是要她更加渴望。

 

  思考到這裡,她忽然明白了什麼,沉積了很久的情緒突然畫了開來。

 

  『妳……』

 

  「妳已經沒有辦法影響我了。」六蝶笑艷如花,抬起了手,清脆的彈指聲響起。

 

  『破開吧,幻之鏡界。』她吐出咒語,身上殘存的魔力也隨著幻境的瓦解消耗殆盡。

 

  凱恩湖像潑上墨一般恢復了色彩,她的面前出現了梅森鼓著掌的身影。

 

  「妳很不錯呀,居然能破開幻境。」

 

  「拿去。」六蝶將銀幣扔給眉森,魔力枯竭的的狀況下,她不確定能維持多久的清醒。

 

  「唉,不打算和我聊聊啊?真可惜呀……」梅森收下了銀幣向空中一彈,銀幣翻轉了幾圈之後消失在空中。

 

  「恭喜妳──通過了第一次考試……唉?」

 

  他發現六蝶的眼神在一瞬間的渙散後恢復了清明,枯竭的魔力在突然回到了最佳的狀態。

 

  明明沒有離開視線,他卻有種眼前的人被置換的錯覺。

 

  「嗯?」

 

  「……不,沒什麼。」梅森搖了搖頭,「恭喜妳通過了考試,希望星辰永遠賜給妳加護。」

 

  「謝了。」

 

  他總覺得哪裡不對。

 

  梅森瞇起眼,卻看不出有什麼破綻。

 

  罷了……總不會有破壞世界規則的事物出現。

 

  一但有任何事物足以撼動規則,世界就會自動的清除那份障礙,這就是規則。

 

  規則之下,不會有太過逆天的事情出現。

 

  「那麼,我就先行離開了,希望有機會再會了。」梅森說著,彈了聲響指,消失在她面前。

 

  梅森消失之後,「六蝶」笑了聲,臉上愉快的浮現了笑意。

 

  他是無盡。

 

  「被丟下了啊,親愛的六蝶。」他的聲音歡快,有點幸災樂禍的感覺,「這兩天我會好好的借用一下『妳』,安心休息吧。」

 

  推了推鼻梁,然後發現那裡並沒有習慣性配戴的眼鏡,嘖了聲之後使用了漂浮魔法。

 

  低頭看了眼底下的黑色樹木,雖然六蝶忘了,但他因為一直寄宿在六蝶的靈魂中,因此他知道那一群黑色樹木的名字。

 

  「黑色白楊木……」意思是勇氣。

 

  他想起剛才六蝶在幻境之中得到的領悟,垂下了眼臉。

 

  他曾經希冀的太過,最後跌得粉身碎骨。

創作者介紹

冬青

南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