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托普──!」

 

  震天的怒吼聲。「給我過來!」

 

  被點到名的少年站起來走了過去,面對著一張氣到發紅的臉。

 

  一張紙狠狠的扔到了他臉上。

 

  「撿起來!自己給我看看你這是什麼爛透了的測驗成績!」

 

  拿托普抿嘴用鼻子哼了氣,不太甘願的撿起那張紙,上面清楚的標示這一次階段測驗的結果:一排漂亮的紅字。

 

  意料之中。

 

  「你自己看看!這次考試的內容我哪個沒有教過?!我複習過幾次?整整三次!下課前都跟我說回家會唸會唸會唸!結果咧?一整排不及格!你到底還想不想學!」女子拍響了講臺持續怒吼。

 

  其實不太想。

 

  拿托普在心裡回答,但他不會在這時後往死裡找,垂下眼臉聽訓。

 

  他有辦法通過那些測驗,只要他想,但對於他而言,這些測驗的合格與否並不重要。

 

  他想……成為畫家。

 

  在這個以魔法能力為根基的世界裡,他實在找不到比愚蠢更加貼切的形容詞來形容他的夢想。

 

  「你到底聽到了沒有!眼睛抬起來看我!」

 

  他停下思考,抬起眼臉,納納地回覆道:「……聽到了。」

 

  「你自己想想看,你拿著這個成績,以後要怎麼辦!打不打算升學?要不要工作了?」

 

  涼拌啊不然怎麼辦。

 

  「講話啊?下課的時後不是很會講?現在問你幾句就不吭聲?」

 

  女子又用力的拍了一次講臺,其他學生噤若寒蟬低下頭翻動著課本,怎麼也不肯和女子對上視線。

 

  他抿著嘴不肯說話,他知道女子是個注重測驗成績的導師,無論他怎麼辯解都沒有用的。他實在無法昧著良心說「他下次會加油」這樣的話,就算說了也試著去唸了,他仍然有可能因為突然有了靈感就放棄複習那些繁瑣的魔法知識跑去畫圖。

 

  「你到底要不要回答?整堂課聽我在罵你是當我在唱歌嗎?你以後想做的哪一種職業不需要用到這些魔法理論技能的?」

 

  「……畫家。」

 

  女子愣了一下,冷笑:「你是白癡嗎?」

 

  果然啊……

 

  直到畢業,那個女子從沒改過對他鄙視的態度。

 

 

  他沒有父母,因此升高等部時,他只稍微知會了照顧他長大的阿姨,便作主換了一間學校。

 

  「去吧。」阿姨聽到他的決定之後只這麼說了一句,停頓了會,不曉得該對他的決定表示支持或反對,於是補了句:「再和阿姨拿學費和生活費,不要餓到了。」

 

  但這麼簡單的幾句話仍然讓他感動。

 

  「阿姨……謝謝。」

 

  「唉,客氣什麼,你想走的路我可幫不了你什麼。」她其實搞不懂她這個姪子在想甚麼,他和他母親有同樣的天真,但她相信他也會和他父親有同樣的堅持。她沒有什麼能給這個孩子,而這個世界就是如此,她只能盡她所能支持著,讓這個孩子自己往前走。

 

  叮嚀了幾聲叫他去吃飯,便切斷了通訊魔法。

 

  拿托普收回通訊魔法,帶著笑意收拾了會隔日到學校所需的物品,才到廚房弄了點食物。

 

 

  他們就是在這所學校的高等部相遇的。

 

  白格村打量著這個從其他地方來的新同學──在幾乎所有學院都是從初等部到高等部一直線規劃之後,大多數的學生都是從初等部便持續在同一所學校唸到高等部,因此是否多出了新面孔很快就能知道了。

 

  原本打算去搭幾句話的時候,新任的導師走進了教室,他只好撐著臉頰,無聊的聽著新任老師例行宣布著校園和班級規則。瞥了眼拿托普,發現他拿著筆在簿子上似乎在紀錄著什麼,努力的忍住好奇心,等待著下課。

 

 

  好不容易熬到下課之後,他便迫不及待的換了拿托普旁邊的位置,掛上一張大大的笑臉。

 

  「……請問?」他被白格村笑得一陣毛骨悚然。

 

  「欸,你叫啥?怎麼跑來我們這唸高等部?」

 

  拿托普沉默的看著他。

 

  白格村意識到自己的無禮,尷尬的搔了搔臉:「我是白格村,和其他同學一樣從中等部直升上來的,所以看到你才特別好奇。」

 

  「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

 

  「欸唷,不要拿俗語搪塞我,就是貓也有九條命,我才問兩個問題。」

 

  他嘆了口氣,「我叫拿托普。」他刻意忽略第二個問題。

 

  反正這傢伙看起來很笨,應該是不會在意他沒回答什麼問題。

 

  「啊啊,歡迎你,這間學校很不錯的,如果有問題都可以找我,看上哪個妹想打聽也找我沒問題。」

 

  「噗。」他忍不住為他的發言笑了出來。

 

  愉悅到他人的白格村看起來頗愉快,他哈哈笑了笑,問著:「我剛剛看你上課不停在記什麼,是不是有問題?」

 

  拿托普愣了一下,「嗯,倒不是……」

 

  「啊?不然你在記什麼?」白格村孩子氣的露出一副「給我看嘛給我看嘛」的閃亮表情,拿托普無奈的嘆了口氣,攤開了他偷夾在課本中的素描本。

 

  白格村看了之後驚為天人的大叫了出來:「哇靠!你是天才啊!魔陣學老師一定會愛死你!」

 

  「魔陣學?」

 

  「是啊,魔法陣理論,那老師超殘忍的,在中等部的時候就被他逼著拿白筆在地上畫魔法陣……你們學校沒有嗎?」

 

  「我們學校……以理論為主。」他盡可能不去回想那間學校帶給他的所有種種。

 

  「聽起來真慘。」白格村嘖了一聲。「但你在魔陣學一定超強的啦!我們每次畫那該死的圓都畫得像史萊姆……」

 

  ……到底是怎麼可以把圓畫得像史萊姆?

 

  白格村吱吱喳喳的不停替他「介紹」著這所學校,雖然覺得很吵,但他稍為的開始期待在這所學校的生活。

 

  

創作者介紹

冬青

南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