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任務之六─鹹餅村的煙火師傅】

  

 

  鹹餅海岸的豐年祭是梅傑蘭亞大陸的著名活動之一,每年都能吸引眾多遊客前往,商人們也趁著豐年祭狠狠的賺個缽盆滿盈。

 

  『要回去了?』收拾著攤位上的調酒工具,腦中傳來無盡的聲音。自從上一次在考試中召喚了無盡並且耗進魔力昏過去之後,偶爾無盡會拖離在她靈魂裡「沉眠」的狀態,有意識的和她對話。

 

  但這樣的狀態和召喚後甦醒的狀態不太一樣,在沒有召喚的情形下,無盡僅能對話,就像是身體裡不同的靈魂在交流一般;在得到召喚的情形下,無盡便能暫時脫離身為「宿主」的六蝶,成為沒有肉體的「靈」,並擁有力量。

 

  雖然想問無盡「借用」了身體的那兩天到底做了什麼……但無論怎麼追問無盡都不肯告訴她,嘖……

 

  『不然要留下來做什麼?』她同樣在心裡回答,這也是她後來才發現她能夠用這樣的方式和意識狀態的無盡對話。

 

  『晚上有煙火不是?』

 

  『……你這是在約我嗎?』六蝶忍不住做了個挑眉的動作。

 

  她的回答讓無盡安靜了會,『……妳想多了。』

 

  原本打算再損他兩句的時候,攤子被一個焦急的路人撞上,還沒收起來的工具撒了滿地。

 

  「啊啊!妳沒受傷吧?抱歉抱歉!」撞到攤子的路人緊張的幫忙撿起地上的工具。

 

  六蝶擺了擺手,跟著蹲下來將掉在地上的工具收進空間裡。

 

  「抱歉……我剛才太緊張……真糟糕,已經到了該放煙火的時間了……!」

 

  「煙火?」

 

  路人抓了抓頭,一臉不好意思:「嗯……我是負責今晚煙火的煙火師傅。」

 

  六蝶轉頭看了看天色,煙火師傅立刻心虛的將頭縮了起來。

 

  「唉唉,我也知道時後不早……是這樣的,豐年祭的最後,往年都會放煙火慶祝嘛……不過這次準備的煙火不管是設計還是火藥強度都不是很理想……」

 

  煙火師傅觀察了會六蝶的臉色,「……能不能幫幫我呢?」

 

  『唉呀?這樣子就算任務了呢。』

 

  無盡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幸災樂禍的味道,根據規則,當居民提出「幫忙或協助」的請求時,事件會自動成為任務,雖然可以選擇接或不接……六蝶嘆了口氣:「要我幫忙什麼?」

 

  「唉唉?妳願意幫忙嗎?真是太好了,請跟我來吧!」煙火師傅站了起來,撲了撲身上的灰塵,勾著手掌焦急的催促她。

 

  六蝶默默又嘆了口氣,起身拍了拍沾到沙的裙擺,彈指將攤位清乾淨之後發了清潔完畢的訊息給管理大會,這才跟上煙火師傅。

 

 

  煙火師傅把她帶到了海邊的一塊空地,空地中一個剃著小平頭的青年彎著腰忙露著。

 

  「齊格~我回來了~」

 

  名叫齊格的青年一點理他的意思都沒有,頭也沒轉的重複著手上的工作。

 

  「我看一下……你火藥填到第幾層了……慢著你填過頭了!停下來!」

 

  聽到煙火師傅的慘叫,齊格這才停下手上的工作。

 

  「真是……」煙火師傅從齊格手上搶回了填得太滿煙火彈,騰出一隻手把齊格拉了起來:「來,齊格,打個招呼,她是來幫我們的……嗯……」他此時尷尬的想起他沒問過對方的名字。

 

  「我是六蝶。」六蝶點了點頭

 

  「嗯對,齊格,你自己跟人家介紹一下你的名字。」

 

  齊格恍若未聞,低垂著眉眼,將雙手背在身後,前後搖晃著身體。

 

  煙火師傅又重複了一次:「齊格,告訴她你的名字!」

 

  「是六蝶。」

 

  齊格的回答讓六蝶愣住。

 

  煙火師傅嘆了口氣:「那是她的名字,你應該要告她你叫齊格。」

 

  「你叫齊格。」

 

  「不是你……要用我,『我叫齊格』才對。」

 

  「我叫齊格。」

 

  「對對……」煙火師傅這才欣慰的轉向六蝶,有點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這孩子……」

 

  「……歐提斯(*Autism)?」[1]

 

  「咦?」似乎對六蝶講出的名詞有點訝異,煙火師傅露出吃驚的表情。

 

  查覺自己脫口而出的名詞讓煙火師傅有些驚嚇,六蝶抿了抿唇:「……梔子花之家裡有一個這樣的孩子。」

 

  梔子花之家在梅傑蘭亞大陸是一個特殊的存在,多數的人多少都聽過這個地方還有裡面的狀況,六蝶解釋完後,煙火師傅了然的點了點頭。

 

  「梔子花之家啊……

 

  「嗯……要不是我撿到齊格,他可能也會被送過去。」

 

  場面靜默了會,齊格仍安靜的前後搖晃著身體,最後煙火師傅自己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臉,「唉……總之最後這孩子就被我當成徒弟兼兒子養了。」

 

  輕輕點頭,看著天色因為這個話題耽擱而又暗了一些,六蝶直接切進了主題:「我要幫忙的部分是……?」

 

  「啊啊,差點忘了。」煙火師傅這時才驚覺時間快來不及了,慌張的從一旁的箱子裡拿出填裝好的火藥,「這個。」

 

  六蝶蹙眉,看不出所以然。

 

  「這是歷年來的標準煙火火藥……爆炸之後會有王家的城堡以及標誌……但今年女王下令說她看膩了要改。」

 

  雖然很想吐槽女王,但每年都一樣的圖案也難怪會膩。

 

  「我需要妳幫我想想新的設計,除此之外,火藥的強度也不太夠……」

 

  「火藥強度用魔法就能解決了,但……」六蝶偏頭想了想:「新的設計?」

 

  「是啊,只要有新的設計,齊格就能做出來,其實這些火藥的圖案也是我師傅傳下來給我再讓齊格做出來的……我不太擅長設計這種東西。」

 

  ……那你怎麼會指望一個路邊隨手抓的人懂得煙火設計?

 

  六蝶在心中吐槽,莫可奈何的聳了聳肩,「臨時要設計出圖案我也……」

 

  「唔,也是……」煙火師傅搔了搔臉,「那有沒有適合夏天晚上的東西呢……」

 

  「……回憶?」

 

  「我是指形象化的東西……」

 

  「麥桿菊?」

 

  煙火師傅露出了一臉不懂的表情,六蝶笑了笑,伸出手在掌心中模擬出一束麥桿菊。不同波斯菊或非洲菊熱情綻放,麥桿菊是扁圓蓬鬆的型狀,每一朵麥桿菊花瓣由外到裡還有不同的漸層。

 

  「花語是回憶。」

 

  抹了抹鬍子:「很不錯啊……但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花。」言下之意是辨識性不足。

 

  六蝶挑眉,握掌收回了麥桿菊,正想說些什麼,齊格卻突然發出尖叫。

 

  「啊──!」高分貝的尖叫聲迴盪整塊空地,尖叫完之後的齊格開始了哭鬧。

 

  『……發生什麼事?』似乎從沉眠中被尖叫聲吵醒的無盡問著。

 

  六蝶轉頭看了齊格:「正常能量釋放。」

 

  歐提斯在語言表達有一定的障礙,因此當語言的表達超過了他們的認知,他們會使用最原始的方式進行語言的表達。

 

  「啊啊等等別叫!」煙火師傅手忙腳亂的挖出一顆水晶球,遞給齊格,哭鬧不休的齊格伸出了手碰了下水晶球。

 

  水晶球上方映出了字:『不要管我在做什麼,我要果汁!』

 

  「……」居然還可以這樣溝通。

 

  但煙火師傅似乎很習慣似的,從隨身行李中掏出一罐果汁拿給齊格。

 

  拿到果汁的齊格很快的穩定下情緒,安穩的坐在地上開始喝果汁。

 

  『那顆水晶球蠻有意思的。』無盡似乎也覺得這一幕很有趣。

 

  贊同的點了點頭,六蝶仰頭看了眼又黑了些的天色:『快來不及了……』

 

  『嗯?』

 

  『煙火的設計。』六蝶大略說明了始末,一邊裝做沉思的樣子,因此煙火師傅在處理完齊格之後也沒打擾她。

 

  『……不就是煙火。』無盡聽完之後只下了這樣的評論。

 

  『如果單純放煙火就能解決何必這麼苦惱。』

 

  『幻術。』

 

  『幻術?』她反問著,但沒得到無盡的回應,大概又沉睡過去了。

 

  幻術啊……

 

  想了想,她走到了齊格身邊,在掌心張開了一個小型的魔法陣圖型。「齊格,你能做出這樣的圖案嗎?」她將魔法陣做了簡化,只呈現簡單的圖型,但主要的功能並沒有更動。

 

  齊格認真的看著她掌心的魔法陣,最後點了點頭。

 

  六蝶愉快的將魔法陣的圖型滯留在半空中,方便齊格製作。

 

  「這是什麼?」煙火師傅好奇的問。

 

  「幻術魔法陣,與其想破頭,倒不如讓看煙火的人自己『想』。」

 

  煙火師傅露出恍然大物的表情,但很快又將眉毛皺成川字:「齊格或我都沒有足夠的魔力可以支持這個魔法陣運作……」

 

  「放心,」她勾起了自信的笑容:「我可以。」

 

 

  碰!碰!

 

  「開始了!」

 

  隨著當作楔子的幾枚煙火炸開了之後,鹹餅村的人們有默契的抬起頭,一些來不及找到位子的魔法師直接使用了飛行魔法找了空曠的至高點坐了下來。

 

  「紅色的!」

 

  「那邊還有黃色!」

 

  「那邊也有!」

 

  「哇哇!」

 

  孩子們愉快的歡呼迎接著每年一度在豐年祭之後的煙火。

 

  對於煙火應該已經看得很習慣的鹹餅村居民,每年看到各色的煙火接連在空中炸開,出現不同的型狀時,雖然不像孩子們那麼興奮,仍然會有新奇的感覺。

 

  在連續的爆炸之後,煙火的火苗從空中落下,但新的煙火卻沒有接上,讓原本熱鬧的空中忽然一片寧靜。

 

  正當覺得奇怪的時候,空中傳來了煙火師傅的聲音:「獻給鹹餅村所有的人們──請你們帶著回憶欣賞今年最精采的一顆煙火──」

 

  煙火師傅的發言讓人有聽沒有懂,但接在煙火師傅的話之後,便是一顆點燃的煙火衝上夜空中。

 

  煙火爆炸的時候並沒有出現圖案,所有的光點灑滿了空中,下一秒,眾人的眼前出現了不同的景象。

 

  「長頸鹿!」

 

  「親愛的!」

 

  眾人的眼前的夜空中出現了不同的景象,將近十分鐘的幻術煙火,有些人歡天喜地,有些人感動啜泣。

 

 

  『……我看不到。』無盡看著夜空中的光點,有點鬱悶的說道。

 

  『因為我是施術者。』六蝶涼涼地道,沒有施術者自己中幻術的道理。

 

  無盡輕輕的哼了聲。

 

  『──怎麼,想回憶什麼人嗎?』有些壞心的,故意提起無盡的過去,換來他沉默的回應。

 

  感覺到無盡的不悅,但六蝶沒有道歉的打算,畢竟她還一直沒有接受無盡寄宿在她的靈魂上這件事。

 

  不過還是可以彌補一下的。

 

  『明年……如果還是一樣的煙火,我們再來吧。』到時後她就不會是施術者了。

 

  『哼。』無盡哼了聲,沒有表示,但六蝶當作他答應了。

 

  『真期待會你會看見的東西。』伸了個懶腰,向後倒在沙灘上。

 

  眼裡映著最後代表結束的煙火在空中開得燦爛。

 

 

 

 

 

※註1Autism(自閉症)

 

  文章裡的齊格是以自閉症去做為藍本寫出來的角色,會寫自閉症算是個巧合……好吧我不會承認因為考試時出了這個,我答得很糟所以乾脆寫寫當筆記()。自閉症又名「星星的孩子」,主要特徵有:認知缺陷、溝通能力缺乏、缺乏社交能力、偏異行為等。近年來也有學者提出為避免標記,將自閉症改稱做肯納症的說法。

  既然都當作筆記了,就再補充一下,文章裡關於文章裡寫到的一些關於齊格自閉症典型行為:眼神接觸少、鸚鵡式仿說、代名詞使用缺陷等。其實還有一些比較細碎的部分沒有抓出來,但畢竟這只是補充,所以不要太麻煩XD

  再來那顆可以翻譯(?)的水晶球,他的原型其實是AAC(擴大與輔助替代溝通系統),主要目的是提供給給暫時性或永久性溝通困難者的溝通工具,而自閉症因為語言區的缺陷,所以多數在語言表達上有一定的缺陷。齊格那一段「我要喝果汁」的橋段是之前研習時講師分享的AAC教學成果,因為很有趣所以當時就隨手記下來了。

  另外,自從「陣頭」這部電影出來之後,雖然普遍對自閉症有一定的認識,接著必須說一下,部分的自閉症在藝術或音樂方面有一定的天賦,一般稱這個叫做「零碎天賦」,但不是每個自閉症都有的(),所以我在描寫齊格的時後就沒有把特別描寫這樣的天賦,這一點必須澄清。

創作者介紹

冬青

南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