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考試─找到十朵魔法箱菇和魔法螢火蟲,將螢火蟲放入香菇使其發光】

 

 

  彈指換掉身上的睡衣,深吸了一口氣。

 

  雖然離開森林已經有數年的時間,但六蝶沒有忘記自己是幽靜森林的居民,呼吸間感受到久違了的森林氣息,全身上下的每一個細胞都歡樂的舒展了開來。

 

  『──在太陽升起之前,找到十朵魔法香菇,並放入魔法螢火蟲,讓香菇們都綻放出光芒就算完成考驗了,很簡單吧?』四元老之一的庫奇從遮住臉的斗篷裡發出輕鬆愉快的語調,就像要她完成的任務是到公園拔草一樣。

 

  六蝶嘖了一聲,抬腳走到了一棵樹下,對右腳施加了防護以及強化的魔法之後,用力的朝樹幹踢了下去。

 

  『……妳決定開始練格鬥技了嗎?』無盡自腦中傳來聲音問道。

 

  『我是魔女。』六蝶淡淡的回道,抬腳用力的又踢了幾腳,伸手接住了從樹上掉下了黑色果實。

 

  『……樹果?』

 

  六蝶搖了搖頭,『這就是魔法香菇,一棵樹只會有一顆。』

 

  隨手拋了拋黑色果實,藉由手掌感受到了果實的重量之後,將黑色果實放在掌心,凝聚了一點魔力,緩緩的輸進果實之中。

 

  隨著魔力輸入,黑色的果實出現了些微的裂痕,最後聽到了清脆的碎裂聲,果實裂了開來,從裂開的果實中出現了一朵透明的……香菇。

 

  透明的香菇是空心的,若只是放置著,會幾乎誤以為是玻璃藝品;六蝶伸手按了按,魔法香菇富滿彈性的彈了下,很快的恢復原狀。

 

  無盡被這詭異的東西哽得說不出話來。

 

  『嗯?我以為你看完我的記憶了,沒看過這個?』

 

  無盡依附在六蝶的靈魂之中,因此他能輕易的看到六蝶所經歷過的記憶與想法,這也是無盡之所以了解六蝶的原因。

 

  『妳可是活了兩百年。』他依附在六蝶的靈魂中也不過數年的時間,快轉也看不完六蝶的記憶,何況這也不是在六蝶記憶中重要到會留下痕跡的部分。

 

  六蝶聽到無盡的回答之後挑起了眉:『你這是嫌我年紀大的意思?』

 

  『在「我們的」世界可沒有平均五百年的壽命。』無盡回道,沒由來的提到他依附在六蝶靈魂之前的世界,『強者才能擁有較長的壽命……而不是像你們幸運的從一出生開始,就擁有足以讓我們世界的人羨慕的力量以及壽命。』

 

  近乎指責的語氣讓六蝶有些不滿,『你想表達什麼?』

 

  她等著無盡回應,但等了會卻沒有再聽到無盡解釋。將香菇暫時收進了空間,忿忿的哼了幾聲,憑著對森林的了解很快又找到了幾棵結了果的樹,將怒氣全撒在了樹上,以至於沒花多久的時間,六蝶便收齊了十朵魔法香菇。

 

  『無盡。』她喚了聲,但無盡還是沒有回應。

 

  嘖了聲,忍著沒將他召喚出來吵一架的衝動,她決定先去找螢火蟲。

 

  螢火蟲喜歡陰涼潮濕的環境……位置大約在……

 

  回憶著森林中的位置,搧動黑色翅膀前往目的地,心中對於無盡的話仍忿忿不平。

 

  藉由靈魂,無盡一直都能知道六蝶的想法,包含她對無盡的排斥,因此他對於六蝶的想法和行動始終保持著旁觀者的態度;但無盡卻很少對六蝶表示過什麼,所以六蝶從來無法了解無盡的想法,或者說也從來沒有想過去了解他。

 

  對於六蝶而言,無盡就像是突然跑來和你共用牙刷的陌生人一樣,充滿排斥感,因此對於無盡這一次莫名的指責,除了不解之外也帶了點憤怒。

 

 

  夜晚的森林是危險的寂靜。

 

  在身上下了隱蔽魔法低飛著穿梭在森林中,藉由魔法的輔助尋找到溪流,確認了周遭環境之後才慢慢的落在地上。

 

  剛落地,便聞到一陣的花香。

 

  似乎是為了顯示森林的力量,明明是都同一種植物,幽靜森林裡的植物卻總是不按規則,生長條件和開花季節硬生生和森林外的植物與眾不同,有個性的隨心生長著。

 

  因此她看到溪邊長滿了一整片的罌粟花後,只訝異了一會。

 

  幽靜森林的居民,對森林的力量深信不疑,他們相信這座森林本身擁有的生命與意志;包括森林裡所有的機遇,都是森林的安排。

 

  離開森林,憑的是自己的意志,但罌粟花的出現似乎是森林淺淺地在責難六蝶這些年有意無意的遺忘回森林這件事──罌粟花的花語是遺忘與忘卻。

 

  「對不起……」下意識的,她對著這座森林說著:「但是,森林裡的精靈不願意再回應我了呀……」

 

  森林中忽然的吹來一陣風,帶著罌粟花淡淡的花香,彷彿能讓人感受到森林的回答。

 

  怎麼可能不在意啊……?

 

  她如此回應著森林。風帶著葉片在地上旋轉了幾圈,慢慢的停了下來。

 

  ──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

 

  面對森林給予的機遇,她的導師曾經這麼說過。

 

  無盡便是在這座森林之中突然出現的機遇。

 

  那天她只是很平常的和精靈交流,天氣卻突然暗了下來,落下了一道雷。

 

  雖然擋下了這個戲劇性的意外,但她還是因為雷電中所帶的能量被震昏了過去。

 

  等到她醒了之後,就看到盤坐在她身邊沉思著的無盡。

 

  直到現在她仍不能確定這樣的機運究竟是好壞,雖然她能如往常一般的使用魔法,卻在那之後無法再得到精靈的回應──那種感覺就像忽然被整座森林遺棄了一樣──也因此她對無盡一直存在著芥蒂。

 

  抬手從指間彈出光球,迅速的捕捉到停在花間的魔法螢火蟲。

 

  她從空間內拿出魔法香菇,切了個口將螢火蟲裝了進去。有了螢火蟲的光,魔法香菇像燈座一樣發出了溫暖的光芒。

 

  六蝶搖晃著魔法香菇,這個任務對森林的居民而言並不太難,森林裡大一點的孩子都知道能用這兩種東西組合成夜晚的路引。

 

  如法炮製的完成了任務要求的十個發光香菇,看看離天亮還早的濃郁夜色,突然興起的走進罌粟花叢的念頭。

 

  罌粟花的花香淡雅,雖然經過提煉之後能成為讓人精神產生愉快的藥物,但若只是一般種植,並不會因此產生藥物使用的幻覺。

 

  但她卻有一種像醉了一樣的感覺。

 

  『無……盡……』細碎如耳語的聲音。

 

  六蝶驚訝的轉向聲音的方向,看到了一個純白的少女。

 

  之所以會用純白來形容,是因為在少女身上,幾乎找不到白色以外的顏色。

 

  毫無血色的蒼白皮膚、找不出白色以外顏色的銀白髮絲……在月光照耀下宛如透明的美麗少女,睜著紅色的眼睛,含著眼淚再一次呼喚了無盡的名字。

 

  六蝶蹙起了眉,無盡來自另一個地方,她也從來沒有和其他人提過無盡的存在,到底這名少女是從什麼地方知道無盡的名字?甚至知道無盡寄宿在她的靈魂中。

 

  正當天想開口,安靜了許久的無盡率先發出了聲音。

 

  『艾格妮絲……?』

 

  『無盡……』像是聽到了無盡的聲音,少女向前走了幾步。

 

  六蝶蹙眉後退了幾步,手中聚集了魔力戒備著,對無盡問:『她是誰?為什麼會知道你在這裡?』

 

  無盡沉默了會,『……她是我之前的……戀人。』

 

  『之前……?』六點抓到了關鍵字。

 

  『……召喚我,拜託妳。』無盡沒有解釋,而是向她提出了請求。

 

  『你欠我一個解釋。』六蝶說著,但沒有拒絕無盡的請求,散去手上的魔力之後,重新凝聚起魔力。

 

  她張口,帶著魔力的聲音在森林中迴盪著:

 

  『以無盡為名

   寄宿於靈魂中的靈

   以契約為憑……

 

  最後一個聲音落下時,空中出現了一名黑髮黑眼的青年。

 

  不同之前召喚時使用飄浮術飄浮在空中,無盡落在地上,黑色的眼睛注視著純白的少女。

 

  『無盡……!』少女含著淚奔向了無盡,整個人撲進了無盡懷中。『對不起……』

 

  『呵……』鼻息之間傳來熟悉的味道,無盡懷抱著少女,輕輕的笑了出聲。

 

  『妳以為,我會原諒妳嗎。』

 

  他一字一句說道,讓少女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擒著笑意推開了少女,抬手聚起了靈力:『消失吧。』

 

  少女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隨著無盡從掌心發出的靈力,消失在靈力的光芒中。

 

  無盡轉頭看向了還在錯愕中的六蝶,後者愣了會,很快的回過神,挑了挑眉當作是疑問。

 

  看懂她的表情,無盡答道:『她是……罌粟花製造出來的幻影。』低頭看了眼遍地的罌粟花,臉色有些陰沉。

 

  六蝶蹙眉,「就算這座森林裡的植物都會脫離常軌,應該也是針對我有影響才對吧?」

 

  『我們是相互影響的。』

 

  「那為什麼針對你出現幻影?」一般而言,無盡的靈魂力量或波動應該不會壓過她這個本體才對。

 

  無盡沉默,六蝶看他似乎難以回答的樣子,便不打算繼續追問,喚出了蝴蝶翅膀準備回去交付任務。

 

  甫剛離地,就聽到無盡發出了近乎嘆息的聲音:『……很久以前同一個今天……她殺了我。』他說完就又沉默了下來,讓人感覺不出其中的情緒。

 

  他們之間維持著盡乎死寂的沉默,直到六蝶交完了任務回家準備休息,也沒聽到無盡有更多的言語。

創作者介紹

冬青

南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