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男人交疊雙腿,將菸頭撚進菸灰缸裡,冷酷的雙眸對著他。

 

  「──有些東西,不是努力就可以換來的。

 

  腦海中又再一次地響起了這個聲音,他直接睜開眼,高掛的月亮顯示著未結束的黑夜。

 

  不是噩夢,而是實實在在、一字一句將他這八年一口氣否定掉的話語。

 

  抬手用手掌直接蓋住了眼臉,讓自己再一次沉浸黑暗中。

 

  因為寒冷而打了個冷顫,就算已經比以前更耐得住冷,他還是很討厭冷的感覺,但周遭的冷遠遠比不上心裡的冷。

 

  沉重的吸了幾口氣,確定自己的情緒平復之後才起身。

 

  原本蓋在身上的被子早沒了影,轉過頭不意外地看向了呼呼睡著的少年,獨佔整條棉被、把自己捲成壽司捲。

 

  ……竟然有搶輸的一天。

 

  他忽然想起很多年前,為了躲避顧海的「熱情」,賴皮的在老家和孟通天窩在一起睡的記憶。

 

  那時他搶贏了棉被,但那幾天總一直覺得少了什麼、受不了太冷的被窩,自己又跟著顧海回去了。

 

  但最後還是被顧海揪了出來自己躲著他這件事。

 

  顧海……

 

  發出幾乎讓人無法察覺的嘆息,他垂下眼臉,把少年從棉被裡解救出來、蓋好之後重新躺了下來。

 

  他閉上眼,努力的不去想在心裡霸道的佔有了八年,那個人的身影。

 

 

 

  隔天一早,他帶著少年搭乘直升機放羊。

 

  少年歡快的笑聲如歌,他有些失笑的看了一眼興奮到快掉下直升機的少年,忍不住附和少年的吆喝,羊群發出了聲音回應,聽從的向前走著。

 

  他深吸了一口氣,遼闊廣大的草原溫柔的包容了他前一晚沉重的心情。

 

  在草原忘憂的度過一個上午,這一晚他仍然住在少年的家裡。

 

  這次他聰明的多要了床被子。

 

 

 

  「如果沒有遇見你 我將會是在哪裡 日子過得怎麼樣 人生是否要珍惜……

 

  放了一天的羊,原以為會有一夜好眠,但腦海中響起的熟悉旋律讓他又再一次在月亮高掛時醒了過來。

 

  將頭埋進了被子裡,試圖利用被窩裡的溫度找回睡意。

 

  然而越不想去想卻反而越在意。

 

  就像那個人曾經說過的,那個人用了大把的愛彌補了他欠缺了十六年的感情,他也曾經在他那如海的愛裡幾乎溺死。

 

  而他為了那個人犧牲了八年的時間。

 

  他不記得了。

 

  他是如何從一個不畏懼任何人目光的輕狂少年變成一個忍辱負重的老兵的?
 

  他是如何從一個淡薄錢勢的浪蕩才子變成一個追名逐利的庸夫俗子的?
 

  他是如何從一個親情至上的孝子變成一個眾叛親離的畜生的?

 

  僅僅是為了捍衛一段感情。

 

  他一直都小心呵護著,等到他回神的時候,卻發現他只剩下那個人了而已。

 

  而這僅存的唯一卻不被允許。

 

  將身體縮了起來,夜晚的冷對他而言已經沒有任何感覺,就像死去了一樣。

 

  揮之不去的旋律讓他完全失去睡意,他放棄了再次闔眼的打算,摸出了菸下床,靜靜地走到屋外點上了火。

 

 

 

  在油箱快見底的時候,他道別了少年。

 

  僅僅只是擔心回不去了而已,他根本不知道他要回去哪裡。

 

  離開西藏之前,他繞到了大昭寺。

 

  站在云云信眾之中,他明白了當年的不明白。

 

  他不修來世,只求今生。

 

  他跟著隊伍,不停地起身、舉手、俯地……長長的一段路,不知道多少次地將頭磕向地面,不知道多少次在念叨著心中的祈願,一遍又一遍,直到眼前的路逐漸模糊,剩下一道長長的佛影

 

  ……回家吧。

 

  回到有著和那個人共同記憶,以及年邁父親的家。

 

 

 

  他駕著直升機,在空中盤旋,尋找降落點。

 

  地面上赫顯得光域讓他不由自主地飛去,隨著高度的下降,他的視線朝下一望,握著駕駛桿的手猛地僵住。

 

  被調到最強亮度的航空燈開始高頻率地閃爍,總共134盞,組成八個大字:

 

  『白洛因,我們結婚吧!』

 

  他不記得他怎麼降落的,打開機艙門,耀眼的強光讓他無法立即睜開眼。瞇著眼,他看見有個男人背著光站在那裡,毫不猶豫、幾乎下意識的,他大步的走了過去。

 

  顧海顧海顧海顧海顧海顧海顧海顧海顧海顧海顧海顧海──!!

 

  腦海中滿滿的只有這個人的名字,他在心裡喊著,但在接近的時候,迎接他的卻是一個結實拳頭,接著摔進了充滿熟悉味道的胸膛裡。

 

  還恍惚著,那個人抱著他似乎哭著說了些什麼。

 

  然後那個人推開了他,問道:「看到剛才閃著的那幾個大字了嗎?」

 

  他嗯了一聲。

 

   「答應我嗎?」像是怕他不答應似的,那個人緊張的問著。

 

  喉嚨因為哽咽刺痛著,他沉默了很久才開口說道:「我不能給你生孩子,你也不能給我生孩子。」

 

  他想起了那個男人令人心寒的冷酷雙眸,全身的血液忽然失去了溫度,手指跟著冰冷了下來。

 

  像是察覺了他指尖驟失的溫度,那個人將他佈滿瘡傷的手指放進嘴裡輕咬了一口:「你不是說了嗎?你的命是我給的,那你就是我的孩子;我的命也是你給的,我也是你的孩子。」

 

  豪不費力的,他用他那如海的愛情趕走了他的夢魘。

 

  他哭著咬上顧海的脖頸,狠狠地。

 

  原來不是只剩你了,而是只要有你就好了。

 

  原來我早就在你給我的愛裡,上了癮。

 


 

【Free Talk】

  糾結的寫完了。

  這部實在不是讓人能太愉快的作品。

  雖然這作品最後是Happy End,但除了虐得讀者死去活來之外,也缺少了許多沒有說明的部分。

  腦子一熱就一鼓作氣寫了。

  所以僅僅是補遺而已。

  本來有想著要把消失的這幾天和那三個白洛因屬於「自己」的問題好好地寫完。

  可是一來寫完了,也許會影響每人在自己所預想的。

  每個人心中的白洛因都不一樣。

  二來就是我懶。(淦)

  再來是那三個問題。

  原本想寫,可是寫到一半,我發現白洛因太喜歡顧海。

  喜歡到那三個問題根本無所謂,只要有他在身邊就好了。

  所以雖然想寫,但最後還是沒有,不然其實我還蠻想要寫一寫然後大喊個顧海王八蛋什麼的

  因子根本聖母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我需要很多甜甜的正能量來補足我被這作品壓到谷底的情緒Orz

創作者介紹

冬青

南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YQ_0428
  • 表面上白洛因似乎不是很待見顧海,可是其實他愛顧海不比顧海愛他少得多。
    只不過顧海喜歡明著來,白洛因喜歡暗著來。
    雖然最後是HE,但是快樂中還帶著痛啊!!
  • 對......所以白洛因才願意入伍,甚至在顧海面前消失了八年。
    因為他真的很愛顧海,卻也害怕再度失去顧海的可能。
    雖然看到後面是HE,可是我真的心塞了好幾天......TAT

    然後,感謝您來串門>//////<

    南嘎 於 2016/03/30 20: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