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如精靈聖地般美麗的地方,一名黑髮紅眼,狂野中帶著好似輕蔑笑容的青年腳邊放著一隻……粉紅色的兔子,抱著武士刀翹腳倚在樹旁打盹。

一名黑髮黑眼的可愛小少年偷偷摸摸的提著短劍,躡手躡腳的摸到樹後,毫不猶豫的一刀斬下。

金屬撞擊的清脆聲響在草地顯得特別響亮,黑髮紅眼的青年傲笑了三聲,右手快速的朝他的額頭用力一彈,少年哇的聲向後撲倒。

「哈哈哈,小子,想挑戰本大爺我還早的吶!」

小少年按著紅紅的額頭,生氣似的說道:「爸爸每次都欺負我……我要去跟爸爸說……」

看似語無倫次的稱呼可能會讓旁人聽的一頭霧水,但當事人可都清楚的很,此時另一個黑髮黑眼的青年走了出來,小少年飛快的撲了上去。

「爸爸!爸爸欺負我!」他嘿嘿的朝紅眼的男子奸笑。

黑眼的男子一個殺人的眼神瞪了過去,「狂!你又打我兒子!」

黑眼的男子正是夜伢,雖然年紀已是青年的年紀,但年輕時的俊容絲毫未減,反而多了一種成年男子的味道。

狂斜瞄了夜伢一眼,「是那小鬼打擾本大爺睡覺的!況且我連刀都沒出鞘,打得死才怪!」

「孩子是我的又不是你的!」夜伢吼道,卻不知道他的話詭異至極,旁者聽來就好像兩人有什麼姦情一樣。

「哼哼,連自己爸爸有幾個都搞不清楚的小鬼家長沒資格說我!」狂撇撇嘴,反諷道。

「……你找架打嘛?」夜伢握緊了手上的劍。

「正好,本大爺也覺得手正癢,不囉唆,現在就開始!騰蛇!」狂說道,首當的一刀掃出,,夜伢也相對揮出一招打平。

小少年亞芽雙眼閃亮亮的看著這一幕,心中興奮地想:『爸爸跟爸爸都好利害好利害!』

這位連自己親生父親有幾個搞不好都搞不清楚的少年便是迪亞與夜伢的孩子,其實他本來叫亞伢的,但後來被改掉了,變成亞芽。壉說是因為麗莎堅持正太就要取一個適合正太的名字,一哭二鬧的絕招都用上了,大哭大鬧了三天三夜之後,迪亞才發火的答應改名字,當時的狀況只差沒上吊而已,要不是希杰拉住她的話。

不過,這個孩子會不會太單純了一點?

大大的卻毫無雜質的清澈黑眼,雖然百分之百遺傳自父母親,但個性怎麼……完全不一樣到詭異?

「夜伢大哥!」

遠方希杰的聲音傳來,亞芽立刻丟下因他而打起來的爸爸們,轉身飛奔到希杰身旁的一名只能用漂亮來形容的小男孩身上。

「西莎!」亞芽開心的抓住西莎的手。

金髮棕眼的漂亮男孩西莎用力的甩開他的手,咬牙吼道:「不˙要˙碰˙我!」

希莎正是希杰和麗莎的小孩。話說麗莎在取得尊者考驗之後,身體因也提高到一個層次而變的不容易死亡,想當然,兩個人便開開心心的結婚了,兩個人定居在蒼熊國,每天幸福恩愛的生活。

麗莎懷孕時曾到過醫院做過產檢,卻發現肚裡的小孩竟然是……女的。

曾經以收集全天下美少年當後宮的麗莎怎麼可能接受小孩是女生?因此從產檢以後,麗莎恨到每天發射怨念電波,害得希杰都不太敢回家,當然,他更不敢不回家……

直到幾個月後,迪亞和夜伢把麗莎綁起來丟到醫院去做檢查,發現小孩確定是男生,上次極有可能是誤判。

「一定是我的祈禱發揮了作用!」麗莎熱血的握拳說道。

「是怨念的詛咒成功吧……」迪亞在心中暗想。

平安的把小孩生出來之後總是要命名的,這點希杰毫不猶豫地交給麗莎負責,但他也瞬間了解到這是他一生中最錯誤的決定,麗莎根本沒有取名的天份。

「取希杰的希跟我的莎,和起來就是希莎唷!然後為了不讓人覺得是完全取自父母的名字,改同字音為西莎。」麗莎很高興的逗弄著嬰兒床上的漂亮小孩開心的說道,毫不理會口吐白沫快死掉的希杰。

麗莎……西莎是狗食耶……希杰欲哭無淚的想。

西莎的長相,或許用形容女子的鏡花水月來形容他似乎更妥,長得比他的媽媽麗莎還漂亮,只是至今用形容女孩子形容詞叫過他的人除了一臉呆樣的亞芽之外,其他人的存活率是零。可見亞芽除了天生單蠢之外身手還是有遺傳到他的父母的。

可是西莎會長成偏女性化的美麗小男孩還是出自麗莎的荼毒污染,麗莎在兒子長到三歲之後突然開始把兒子打扮的美美的,壉說法是以後才會長成美少年……西莎也因為在麗莎的荼毒下,一直到幾年前才知道自己是男生……

或許這些就是希莎個性火爆的N個主要原因?

單純的亞芽不在意地再度牽上西莎的手,臉紅地說道:「希莎──妳以後嫁給我好不好?」

換來的是西莎的一記爆栗和一句「你去死吧!」作為回應。

在打架的夜芽和狂沒因他們的到來而停下來,希杰傷腦筋的騷著臉笑了笑,亞芽睜著大大的眼睛,拉了拉西杰的衣角,怯怯的問道:「希杰哥哥,麗莎姐姐還沒來嗎?」

亞芽會叫希杰和麗莎哥哥姐姐的原因也還是因為麗莎,當初在亞芽開口叫麗莎「麗莎阿姨」的時候,麗莎當場把半著草原夷為平地,笑著告訴他叫人家阿姨是很沒禮貌的,這件事雖然因當時亞芽年紀小忘記了,但淺意識裡卻對麗莎怕的要死,而且輩分稱呼也被麗莎搞的亂糟糟。

「嗯,麗莎他好像跟迪亞姐姐出去了,只叫我們到這裡來。」

亞芽很明顯的鬆了一口氣,西莎則凶狠的瞪了他一眼後低聲罵了句沒出息。

「夜伢大哥跟狂還是很容易打起來呢。」西杰睜著圓滾滾的眼睛說道。他還是小孩子的樣子,其實以他的年紀,身材應該逐漸成為成人的形體才對,卻偏偏還是那副小正太的樣子,因此眾人把原因歸咎在麗莎的院念詛咒之上。

「他們從以前就這樣了。」歐羅平淡的聲音在希杰旁邊響起來。

「弄得都是灰塵。」果利多蹙著眉說道。

「啊,歐羅、果利多!」

兩個人在路上剛好相遇,就一起過來了。歐羅和果利多看起來幾乎沒什麼變,歐羅是半吸血鬼,除了看起來成熟了點,基本上是沒什麼變化的。至於果利多……應該是強迫自己把魔法修為強逼到不死者境界吧,外表年齡才得以維持,不過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希杰覺得果利多看起來怎麼好像更奶油了?

希杰的眼睛眨了兩下:「你們都還是沒有結婚嗎?」

歐羅輕笑搖頭。果利多則很不屑的哼了一聲:「有哪個女人比本公子漂亮的?」

「呃……」

果利多自戀的這點似乎沒變的樣子,不,或許更嚴重了……

一陣哀嚎的聲音在空曠的草原徹天響起,不用猜就知道是誰,肯定是被姬強硬拖來的三藏發出的哀嚎。

看樣子某兩個傢伙也還是沒變。

「我不要去我不要去!那種賺不到錢的聚會有什麼好去的!還不如去解任務賺錢!!」三藏邊被拖著邊哀嚎。

「不行啦,親愛的,這可是相隔了百年的聚會耶!」姬笑著說道,似乎因為拖習慣似的感覺不到太大的重量,輕輕鬆鬆的拖著往眾人的方向過去。

眾人滿頭黑線的看著被拖著走的三藏,這個不良和尚!

願佛祖降下天罰誅殺著個敗壞風俗的和尚吧!不知是誰默默的在心中想道。

眾人刻意忽略三藏,轉頭望向夜伢和狂的打鬥方向。

「他們打多久了?」

「我來的時候就在打了。」

「要阻止他們嗎?」

「不用吧?等等有人會阻止的。」

「說的也是……」

一群不良人類(?)就這麼沒良心的在一旁看著戲,三藏本性難移的開起賭局下注,但被姬一棍打昏拖走了。

夜伢和狂兩個人好像打不累似的,明明招招耗力的打了半個多小時卻還是有力量繼續打下去,看樣子這幾百年來兩個人都不是白混的。

一柄熟悉的刀刃準確的介入了雙刀交鋒的地方,靈巧的身影嘿的聲落地。

「怎麼又打起來了啦!」那個身影正是迪亞,她順手將紫珀星刀收回刀鞘。

「老婆!狂打我們兒子!」夜伢彷彿一個在告狀的小孩,指著狂說道。

「是你沒把兒子教好!那些其奇怪怪的輩分又不是我教的!關本大爺我屁事啊!?」狂也回嘴道,迪亞苦笑,發出「呃……」的無意義聲音。

迪亞沒說什麼,麗莎卻先發飆了。

「什麼!狂你竟然敢打亞芽!該死兔子!難道你不知道打正太會遭天譴嗎!?」

麗莎雙手高舉,巨大的元素立刻聚集到麗莎手中,眾人滴下了一滴冷汗,這個魔法應該比天譴還恐怖吧……而且還威力十足……

迪亞才想阻止,某個非人生物卻先伸出了手(鰭?)用力的往麗莎的額頭敲下去。

「笨蛋!妳要是把魔法砸下來這裡的人就等著全趴吧!」

「可惡!魔王鯨!不要打我!」麗莎揉著額頭說道。

「哼!本王可是好心提醒妳!」

「不用!我自有分寸!」

「之前不知道是誰把一半的草原夷為平地的?」魔王鯨挑眉(!?)道。

「不准提那件事!」

「喂喂……你們兩個別吵了啦!」迪亞連忙將麗莎跟魔王鯨拉開,亞芽不知何時已經躲到爸爸身後躲麗莎這隻魔女了,至於是哪個爸爸……這個嘛……

麗莎用力的哼了一聲,別過頭不理魔王鯨。

「迪亞姐姐,妳找我們來有什麼事情啊?」

迪亞笑著眨了眨眼睛,「聖誕派對囉!」

「啊?」

「聖誕節到了啊。」迪亞理所當然的說道,「不過怎麼還少一個?」

「哈哈哈,我已經到啦!」蒼主悠悠哉哉的聲音從旁邊響起。

「非常抱歉,我有催過蒼主了。」古天似乎有點無奈的聲音說道。

「別在意那個啦!」迪亞笑著揮了揮手。

「古蒼、蒼天,出來打招呼啊!」蒼主悠哉的朝身後說道,一個男孩和女孩害羞的從蒼主背後跑出來,用軟軟的聲音說了句大家好。

麗莎雙眼閃亮亮,那個男孩……太可愛啦!

眾人在心中為那個可愛的男孩默哀,西莎則因為那個男孩以後可能遇到的遭遇默默冷笑了幾聲。

「男的叫古蒼,女的叫蒼天,雙胞胎兄妹。」蒼主指個男孩和女孩介紹道。

眾人的下巴掉到一個非常可觀的程度,迪亞臉部抽筋的問道:「你不是……還沒結婚嗎……」

「嗯哼,誰規定一定要結婚才能有小孩的?」

「孩子的媽媽是……」

蒼主很滿意的看著眾人的表情,呵呵呵笑了三聲,意味不明的看了古天一眼,笑的非常曖昧。

不會吧……

後來壉希杰的說法,古天似乎曾經在蒼熊國消失過一陣子,沒人知道去向,總之在那之後沒多久,古蒼和蒼天就出現在蒼熊國了……

迪亞哈哈哈乾笑三聲破解沉默,拉著麗莎和魔王鯨站成了一個三角陣,豎起手指開始唸起咒語。

「我們先前在別的地方佈置好東西囉!把它送過來就行了!」

半空中開啟了一個次元,而後漸漸的放大,接著一個佈置的精緻的餐桌便出現在三角陣的陣眼位置。

蒼主此時彈了聲響指,天空降下了細碎的美麗雪花。

「聖誕節就是要下雪嘛!」蒼主懶懶的說道。

眾人很開心的笑了,迪亞揚起手,用魔法的力量將倒了八分滿的酒杯送到每個人面前,右手舉起酒杯,高喊:「聖誕快樂!」

相隔近乎百年不見眾人將玻璃杯一碰,「聖誕快樂!」

玻璃杯碰撞的聲音輕脆好聽,笑聲伴著美麗的白花佈滿著整個草原……

END





嘿嘿,聖誕賀文一篇,開心的看吧XD
我要解釋一下,亞芽絕對沒有兩個爸爸!他親生老爸是夜伢=ˇ=
所以關於這件事情,我小小補充一下>ˇ<

補充場面ˇ

  「兔兔哥哥ˇ」亞芽開心的抱著這位初次來辦訪他們家的......兔子,貼在臉上磨啊磨的。
  「臭小子!放開本大爺!還有誰是兔子!?老子是狂!」
  「老子是什麼?」亞芽睜著大眼睛,不解的問。
  「老子就是你爸!」
  「喔喔,所我要叫你爸爸嗎?」
  「......」
創作者介紹

冬青

南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