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階版練功區,第十一區

  
  「啊啊啊~!!這一局不算啊!」

  背著烏龜殼的白鬍子老人拍著桌子大喊著,坐在他對面的綠膚男子揚起笑容,攤開手中的同花牌。

  「哼哼,老烏龜,我贏了,約定的龍行珠給我交出來!」綠膚男子勾了勾手。

  「你這個該死的傢伙休想我交出龍行珠!不要以為老龜我老糊塗不知道你出出老千!」被稱作老烏龜的老人死死的抱著珠子,指著綠膚男子大吼。

  「……」

  綠膚男子無言的站了起來,朝桌子踢了一腳,連同牌一同踢翻了過去。

  烏龜殼老人的位置出現幾張明顯是不署於桌上牌堆的幾張花牌。

  「老烏龜,你還有遺言沒有?」綠膚男子的眼神凶惡的彷彿要冒火。

  「唉呀,人老了記憶都不太好……」烏龜殼老人撇的一乾二淨,裝弱的樣子假的不得了。

  「去你的,根本就預謀要出老千的人不要給我裝傻!龍行珠給我交出來!」

  「咱有用珠子作賭約嗎?」打算是裝傻到底了。

  「有!你這老混蛋不要給我裝傻!」

  「唉呀唉呀,龍行珠丟哪兒了吶……?」烏龜殼老人裝作在找龍行珠,然後偷偷的把珠子丟進口袋裡。

  ……當他瞎子啊?

  「老變態,你再裝傻我把你枕頭下的書全撕了。」

  「給我住手!那是老龜我僅剩的興趣!你怎麼可以剝奪!」那可是XXX的限量寫真集啊!

  「那就把龍行珠給我!囉囉唆唆還是男人啊!?」老牛還想吃嫩草,嘖!

  「逼良為娼就是男人啊!?」

  「再盧我就用強的!」綠膚男子完全將個人清譽往遠方丟去了,雖然一切僅是出於無心之口……

  烏龜殼老人瞬間退了數步,一臉驚恐的把龍行珠丟下落跑去,檢起龍行珠的綠膚男子完全不曉得他的無意識發言嚇到了一位老人家……

  雖然那個老人本身就怪怪的。

  「給我等著吧!我會讓老龜我的徒弟…去把龍行珠奪回來的!」烏龜殼老人臨走前不忘落狠話,徒弟的名字卻在字語間模糊。

  綠膚男子猖狂地笑了出來,同樣沒注意到烏龜殼老人的徒弟名字突然模糊。


  「嘎啦啦……主、主人?」一顆眼球模樣的圓形生物在半空中不停的飛轉著,還發出意義不明的聲音

  「掉」下來的帥氣少女抓了抓頭髮,一臉疑惑的看著那顆眼球。一旁的烏龜殼老人用力咳了兩聲喚起帥氣少女的注意。

  帥氣少女的打量眼光由好奇到後來是一臉的鄙夷……

  這沒禮貌的小丫頭!

  「我烏龜大仙可不是隨便收徒弟的!」他走上前,看了看帥氣少女,臉上清楚的寫著「我是色老頭」五個字,嘴巴還喃喃唸著一堆東西,那口水只差沒滴下來……

  「……」少女的眼神轉冷,默默的活動著手指。

  「嘎啦啦,烏龜大仙,嘎啦啦。」眼球生物不停的在烏龜大仙身邊飛著轉圈圈,烏龜大仙趕蒼蠅似的揮了兩下手把他趕跑。

  「咳咳!要加入我門下就要有基本的能力,我先看看你的能力值再說吧……」

  像是本能似的,他知道怎麼去看這位少女的資質,但卻奇怪,那些數值他沒看懂幾個,卻知道她是個練武奇材,還強烈生出一定要收他為徒的念頭……

  「奇材!真是人間奇材!」他讚嘆道,他自己也不知道這個反應是什麼意思,嘴巴卻自動的說出讚嘆的話。

  名叫韃羅貓的帥氣少女一臉看見瘋子的眼神在看他,他不懂她的眼神是因為什麼,也不懂接下來越來越不受控制的意識是怎麼一回事。


  「好個小辣椒。」烏龜大仙接回了棍子,繞著少女打著圈。「老龜我真是越來越欣賞妳了,妳確定不認我當師父嗎?」

  怪了,他的徒弟不是…嗎?

  「不要。」少女果斷的拒絕。

  「哎唷……拜託啦!」烏龜大仙的態度突然像個小女人,連自己都打了個冷顫。

  「你不是說有很多人要當你的徒弟嗎?」少女明顯的也是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真有那麼恐怖?

  「其實那是我的台詞,這裡還沒有玩家進來過,妳可是第一個呢……」

  玩家是什麼??

  烏龜大先現在只覺得腦袋要炸開了,他不懂他再說什麼,玩家是什麼?誰想進來這裡?這裡可是他和徒弟…和老牌友拉克的地盤吶!

  恍惚之間,他似乎聽到了小綠球說了句:「得到龜仙大師真傳,龜仙氣功彈!」

  老龜我不記得有教過…以外的人氣彈啊!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要離開這裡,妳必須先完成一個任務。」

  恍恍惚惚醒來,他已經不知道現在是怎樣的一個情形了,完全的將身體將身體放給那個控制著身體的人。
  
  他從身上背的烏龜殼裡拿出了一個紙卷,交給少女。

  那是他老牌友拉克的住宅地圖。

  「你要到拉克大魔王的城堡,打敗他,拿到龍行珠。」

  慢著!什麼!?魔王?

  他快要昏了,他的老牌友什麼時候是魔王了?

  最糟糕的狀況,他還自動的提出替少女造船的建議。什麼跟什麼!?簡直跟他買兇殺人一樣。

  他撤徹底底的直接閉上了眼,封鎖對外的一切聯繫,直到另一名少年出現。

  「遙日先生,旁邊這個NPC叫做烏龜大仙,他擅長的招式是龜仙氣功彈。」穿著奇怪白衣個人指著他說著。

  「嗯。」少年點了點頭,烏龜大仙又照例的咳了兩聲。

  「你來拜師的嗎?我烏龜大仙可不隨便收徒弟的,雖然你看起來長得人模人樣,但我還是要先看你的能力……」

  一樣的,他本能的看得懂那堆奇怪的東西,在看到「Deus」四個字的時候,控制著他的那個人突然的聒噪了起來,說著一堆他聽不懂的話。但在那個白衣人銷去手上的奇怪東西時,嘴裡說出來的話卻又完全不同。

  「小子,雖然比起小辣椒,你的能力還差了些,不過,你也算夠格當我徒弟的了。」

  「他說的小辣椒是誰?」少年問。
  
  「是……設定的徒弟。」

  設定的?不,我的徒弟一直只有…一個啊!

  他依然沒發現名字不見了。


  直到少女帶回了龍行珠,他才再次有了意識,也知道,他的老牌友是永遠見不著了。

  悲哀在心底蔓延,記憶卻是一片空白,他不知道他對他的老牌友做了什麼,也害怕知道。

  恍惚中,又想起了奇怪的聲音,但這次,他能掌控自己的身體了。

  『原來問題出在這裡啊!』

  『那就重新寫一次吧。』

  身體忽然覺得被分散了,可是卻沒有痛覺,全身輕的想羽毛,這感覺說也說不上來。

  雙腳再次踏上了地,他依然待在龜仙島,舉起了手活動,不再有不受控制的感覺,頭腦也清楚的很。

  阿哈哈,我果然還很年輕嘛!

  「……老烏龜,打個牌你一臉淫笑是做什麼?」

  抬頭,老友依然坐在賭桌的另一側。

  「什麼淫笑!不要想分散我的注意力出老千!」

  「技不如人就不要叫!」

  「更!阿悟!把龍行珠拿出來!老龜我拿這個賭了!」

  「……師父你瘋了嗎?」阿悟一臉鄙夷。

  「不管,拿出來!」

  烏龜仙人無理取鬧的叫著,他不訝異突然恢復的正常,他甚至還知道他會輸掉龍行珠,非輸不可。

  「哼哼哼,老烏龜你很有種嘛,我就拿出真本事跟你拼了!」

  拉克揚著邪笑,從桌底摸出幾張花牌……




(炸)
這篇是零度的徽章戰參賽文章,在歷經爽快砍掉三次爆肝重寫下寫完的啊QDQ
感覺起來似乎沒想像中完整的樣子???(汗)
不過總算是寫完了XDDDDD
創作者介紹

冬青

南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