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瀧。



  英國的涼爽夏日,偏冷的季節讓許多人穿著薄長袖,短洋裝、薄裙……讓人覺得有些華麗的服飾。

  在大街上,有一間極為老舊的店,而我,住在那個櫥窗裡。

  我,是一隻熊。

  正確的說,是一隻玩具熊。

  是的,如同你所想的那種玩具熊。

  是那種連幾十歲老女人還會喊著「好可愛好可愛」來裝可愛的那種玩具熊。

  那也是我的夢魘。

  誰能想像我堂堂大陸第一暗法師里帝安被封印在一隻可笑的玩具熊裡,還被一堆老女人當擦臉布不停的抹的感覺!

  他奶奶的熊!

  我憤恨的瞪著幾乎把臉貼在櫥窗上視姦路過小女孩的該死靈魂體,這個死蘿莉控!

  要不是這傢伙我會被封在這隻該死的熊裡面嗎!?

  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

  似乎發現到我殺人的視線,那隻黏在櫥窗玻璃上看著對面育幼院內可愛小蘿莉的幽靈才總算轉頭過來理我。

  『幹嘛?打擾我看好風景……』

  『風景你個頭!』玩具熊沒有聲帶,我只能憑著靈魂跟他交談,反正他是隻鬼,倒也沒什麼差。

  『當然是風景啊!你看看對面那家高級育幼院!肯定都是父母配對良好!一個個極品蘿莉想讓人馬上推倒啊啊啊啊啊──!』

  『……你沒救了。』我鄙夷的看著他。

  他朝我搖了搖手指,『嘖嘖!是你太不懂欣賞了,你看看對面那個小女孩,長的多……』他指著對面經過的小女孩像選豬肉一般的講解了起來。

  『謝了,我沒有想當變態的打算。』

  『我不是變態!』

  『……看不出來。』

  『你!』他有點氣的跳了起來,嗯,應該是飄起來才對。

  『太過分了……竟然罵我變態……』他把臉埋在雙手裡,只露出眼睛,一副玄然欲泣的表情,噁……

  此時店裡的古老的木門傳來「咿──呀──」的老舊開門聲,繫在門上的風鈴叮叮噹噹的發出的一串脆響。

  「妳好。」老店長溫和的笑著迎接進門的客人。

  進門的客人似乎只朝老店長點了點頭,我因為在玻璃廚櫃裡,看不到他的臉,不過個頭應該不高,因為我只看見金褐色的頭頂。

  『啊啊啊──!西米洛!你看!蘿莉啊啊啊!』發現客人是小女孩的葛安立刻棄戲不演,直接穿透櫥窗跑到店裡去。

  『不要叫我西米洛!』媽的!我最恨有人叫我乳名!

  櫥窗前有東西放下的聲音,接著僅只露出一雙藍色眼睛的臉出現在櫥窗面前打量著我。

  那是一雙宛如一潭不會流動的死水般的藍色眼睛。

  「長的怪怪的……」小女孩喃喃的說著,對不起啊我長的很奇怪。

  小女孩的眼睛從櫥窗消失,換成一隻不長的漂亮手指出現在我面前。

  「我想要那個。」

  老店長看了我一眼,把我從櫥窗抓了下來,老傢伙!你要做什麼!

  「它很舊了吶,材質也不太好。」

  你在說廢話嗎老頭!老子可是在這裡被封印了幾百年!幾百年前的東西能有多好!

  小女孩抓著我左看看右看看,還一直往我的頭拍了幾下,雖然不痛,可是感覺很不愉快。

  「我要這個。」她把我交給老店長,慢著,她想買?

  我有點驚訝,因為我知道我附身的這隻熊長什麼樣子,裁縫師在縫製時不知道在想什麼,原本應該是圓溜溜黑眼睛的臉部是一張「囧」樣的臉。雖然很不想承認不過這隻熊真的很的很奇怪。

  只能說這隻熊終於遇到了伯樂……

  ……慢著,她想買的這隻熊不就是我嗎?
  
  我極度無言的看著自己被老店主以兩塊錢的價錢賣掉,然後被裝進紙袋裡。而無法和我分開的幽靈葛安則一臉歡樂的飄在小女孩身後。
  
  該死的!等我封印解除之後你這隻幽靈就給我當妖僕使喚到死吧!

  我狠狠的發誓著,無奈的是我現在只是一隻熊,只能發誓不能有動作……

  
  ……然後我被一個小鬼帶了回家。當然葛安也跟著,至於他人在小鬼踏進房間時就往衣櫃躲去了,幹些什麼我想不會有人想知道……

  小鬼把我放到了床上,這時我才能看清楚小鬼的樣子。是個穿著小洋裝的小女孩。她長的很清秀,和著一雙藍色的空洞大眼,像是沒有情感似的,不像在她這種年紀該會有的眼睛。

  小鬼再把我丟到床上後,坐在地板上,趴在床沿看著我。

  「囧臉怪熊……」盯了許久之後吐出了這麼一句話。

  ……這小鬼欠揍嗎?而且為什麼妳會知道這個字唸囧?這是中國字不是嗎!?

  嗯?為什麼我知道這個字?

  ……當一個中國小孩拼命指著你叫著囧囧囧時,你還會笨到不知道這個字嗎?

  「嗯……以後你叫小囧……」

  臭小鬼!『不要給我亂取名字!』

  可惜的是我的大喊她聽不到,而目前唯一能聽見我聲音的葛安又不知在衣櫃裡幹嘛,雖然我也不要他有什麼回應就是了。

  『西米洛你好吵……』葛安從衣櫃探出半個身體說著。

  『我說過不要叫我那個名字!』這傢伙一定是故意的!

  『那麼排斥做啥啦……明明很可愛不是嘛!』他擺了擺手說道。

  『……』我怒瞪著他,一字一句的說道:『我˙是˙男˙人!』不要用可愛形容我!

  『可是你的心龜毛的像個女人。』他無奈的攤手,話接的多順。

  無奈你個頭!

  『去死!』真恨我目前沒有那個能力斃了他!

  他手又一攤:『我死很久了。』

  媽的,這傢伙一定是生出來亂我的!

  「你們好吵……」

  我很確定我愣了很大一下,因為我也看見葛安一瞬間睜大的眼睛。

  講出這句話的正是那個把我買回家的小鬼。

  「我早就知道幽靈叔叔和怪臉熊熊會來我們家……」小鬼一語把原本就震驚到不行的葛安嚇到差點飛魂,我因為不能動,所以依然不損形象的在原地。

  『我、我不是叔叔……』

  我完全歡樂的無視那句怪臉熊熊,因為某人因為某隻小蘿莉的一句「叔叔」而敗倒飄在半空中,一副受到打擊再起不能的樣子看的我爽快的很,小鬼,幹的好!

  「……那大叔?」

  我默默的送了根大拇指,小鬼妳真是個人才!
  
  『嗚喔喔喔喔喔喔喔喔──!』葛安淚奔了,反正他也不能跟我離太遠,所以就再見不送了。

  沒了那吵人的傢伙,耳根子清靜了很多,我回想到剛剛小鬼的話,有點疑惑的問:『妳知道我們會出現在妳們家?』

  小鬼毫無心機的點頭,「一個紫色捲捲頭的大姊姊告訴我的。」小鬼將一條雙色緞帶繫在我身上,靠……我不是熊!

  不過……黑人頭是嗎?而且是紫色的……我不記得我認識這一號人物……會是誰呢……

  我摸著下巴思考了起來,等等,摸著下巴?

  我低頭,發現我的手(熊掌?)正抵在下巴上,啊啊啊啊啊──!

  我可以動了!

  我驚訝的不停的動著手,除了一點觸覺都感覺不出來外,我真的能動了!

  「這是紫色捲捲頭姊姊說要綁在熊熊身上的。」

  啊啊啊──!現在我不管是紫色黑人頭還是捲捲頭,總之我能動了啊啊啊──!

  「滿月的晚上她都會來唷……」

  滿月?

  我走到窗邊,探看著窗外的月亮,月亮只缺了一小角,看樣子再過幾天就是滿月了。

  那位捲捲頭女士到底是誰呢……?

  隱隱約約有奇怪的預感,但我想,應該不會有人想對一隻熊下手吧?

  該死,只有這個時候我才會慶幸我是熊!可悲透頂了我……


  葛安在隔日似乎就完全忘記前一天的打擊,一臉歡樂的繼續跟在小鬼的屁股後面實現他的蘿莉同居養成計畫,從穿衣服的款式到打扮無一不介入,最後被小鬼一句「叔叔你好吵」惹的直接哭奔往廁所而去。

  是說今天是滿月……

  我仰頭看著略出現了輪廓的月亮,有些期待或緊張的等待夜晚的到來。

  
  等待總是漫長,這或許是我的等待中最慢的一個夜晚,我坐在矮櫃上,葛安又飄進衣櫃裡去了,小鬼則乖乖的躺到床上去睡覺。

  古樸的鍾滴答滴答地跳著,這個叫索安特依蕾的小鬼似乎很喜歡古物的樣子,明明在科學挺進化的地方,卻喜歡在身旁擺滿古老的器具。

  我巡視著房間的事物,此時一陣不知從哪吹來的風讓我將注意轉回窗邊。

  明明應該是感覺不到外界的玩具熊,卻感受到不應該是夏天冷風的吹拂,應該說,會讓人覺得冷的詭異的風在夏天怎麼都覺得詭異。

  將視線移到窗邊,我愣了很大一下。

  那是一名艷麗的女子,她穿著低胸的長袖黑短裙,高根的靴子,脖子上帶著一圈黑色的皮圈,頭上帶著幾乎是女巫標誌的尖角帽。

  她坐在窗台上,用手撐著身體微微向前傾,微勾起的優美笑容,酒紅色的眼睛和隨著風飄動的紫色及臀捲髮,身旁飄著似雪的螢光,有種夢幻的美感。



  但那也只讓我愣了一秒。

  我裝作沒看到的僵在原地不動,黑暗之神吶,請在這女人離開之前真的將我變成一隻熊吧……

  我是熊……我是一隻雄……我是一隻大笨熊……請相信我是一隻熊……
  
  美麗的唇開了口:「親愛的西米洛先生……你確定要裝死嗎?」

  『不要叫我西米洛!』我立刻的就跳了起來,這女人故意的!

  「哇哈哈哈哈!想不到過了幾百年你還是很討厭那個名字吶,西米露先生。」她笑的一臉燦爛可惡。

  『混帳!妳手癢找架打嗎!』

  「那也要你變回人類吶,熊先生。」她喔呵呵呵的又奸笑了幾聲,可恨……

  突然想起害我變成這樣子的罪魁禍首,我恨恨的轉頭看向衣櫃,發現他一臉驚豔的看著我面前的惡劣女人。

  「這個就是讓你變成這副熊樣的小貴族先生吧?」看她一臉忍笑的樣子真是有夠屈辱……

  『妳笑夠了沒?蕾芙麗安。』我努力地做出翻白眼的動作,可是似乎跟沒做一樣。

  「哇哈哈哈哈~不笑白不笑啊里帝安!當年的大陸第一暗法師竟然變成一隻怪臉玩具熊,不笑死對不起黑暗之神啊!」

  『妳就笑死吧妳!』我憤怒的踹了一腳下去,可悲的是她一點都不痛。

  「哇哈哈哈哈!」

  『給我滾!』媽的!

  蕾芙麗安邊笑邊抖的從側腰上的袋子拿出一條水晶鍊,朝它拍了兩下,出現了兩具屍體在地上。

  『……妳什麼時候有戀屍癖了?』

  「誰戀屍癖,你忘記你自己長啥樣了啊?」她翻給了我一個白眼。

  ……老實說真的忘了。

  「總而言之就是,現在你靈魂找到了,可以回到身體了。」

  『啊?』

  當我沒當過魔法師啊!靈魂的轉移儀式哪那麼簡單!

  「拜託!咒術也是會進化的好嗎?」她又送了個白眼。

  「……這句話從妳嘴裡聽來真不可信。」我說著。

  ……等等?

  聲音怎麼怪沙啞的?

  我伸手摸了摸喉部,久未活動的身體傳來骨頭的喀啦聲,而且,有觸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恢復了?

  「西米洛你真的好吵……」身旁傳來骨頭喀啦喀啦的活動聲,葛安似乎也回到身體了。

  「該死的!再叫我西米洛試試看!」

  我很確信身體還殘有魔力,而且是一點都不缺的那種,夠我把這幾百年來的委屈給一次算個清楚明白!

  「唔喔喔!那麼兇對我做啥……好歹咱也同住在同個屋簷下幾百年了……」他一臉無辜。

  「還不是你這混帳害的!」我站了起來,骨頭啪哩啪啦的響了一串,看樣子身體被照顧的很好,得找個時間謝謝蕾芙麗安那女人才是。

  我左手聚起黑魔法,一步步朝葛安走去,卻在接近他的一瞬間,手上的魔力突然的散去,想在聚起魔力卻無法再凝聚。

  這是什麼狀況?

  「哇哈哈哈哈!索依的特殊體質可是身旁十公尺內全部成為魔法禁行區唷!」

  我看著嬌笑的蕾芙麗安,再看了看已經整個縮到小鬼床邊的葛安……算了。

  「妳怎麼弄的?」

  她很聰明的知道我指的是什麼。「靈魂轉移?我可什麼都沒弄,你們自己回去的。」她攤了攤手。

  「什麼意思?」我無言了。

  「意思是,其實你們在這幾百年內,早就可以回到身體裡去了啦!」

  「我知道啊。」原本以為會一臉疑惑的葛安竟然一臉早就知道的表情,見鬼了,那我怎麼不知道?

  「我以為我死了嘛,所以就想找個人陪,所以就沒有告訴西米洛他其實可以回去,一個人變成鬼這樣很無聊嘎……」他又哈哈哈的大笑了幾聲,想裝傻混過去。

  「原來是這樣吶,呵呵……」我跟著笑了。

  「是啊,哈哈哈哈哈……」

  給我去死吧!

  我憤怒的在掌心凝起了雷系魔法丟過去,他X的!這傢伙害我浪費了幾百年的光陰啊!

  「啊啊啊啊啊啊──!我哪知道我還沒死嘛!」他連滾在爬的往角落竄,完全忘掉在小鬼身邊是絕對安全的事。

  哼哼哼,我會讓你的哪知道付出代價的!

  我放出麻痺術,在他倒地的時候往他的方向緩步走過去。

  「啊啊啊啊啊──!我要被侵犯啦!」他胡言亂語殺豬般的大叫。

  誰要侵犯你!

  我抓起他的腳向後一扳,然後就又是一陣殺豬般的叫聲……



  被吵醒的索安特依蕾坐在床上,揉了揉眼睛面無表情的看著一面倒戰況的兩個大人。

  「好吵的幼稚叔叔……」

  「噗!」蕾芙麗安很努力的忍笑維持形象。

  「姊姊,他們身上的魔法真的那麼簡單嗎?」索安特依蕾一臉不懂的問,蕾芙麗安很早就告訴過她關於他們兩個的事,她自己也略懂,所以她才疑問,哪有魔法那麼簡單的?

  蕾芙麗安笑的越來越邪惡,「哪可能嘛……」這麼簡單就恢復一定會有問題的咩!

  才剛想,就傳來一陣不同於剛才的悲慘叫聲。

  『啊──!他媽的我為什麼又變成熊了!?』某隻囧臉死靈法師玩具熊捧著臉,不敢相信的拼命搖晃著熊腦袋。




  『啊啊啊啊啊!我靈魂又脫離身體了哇啊啊啊!』某蘿莉控幽靈帶著眼淚在半空中打滾吶喊。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蕾芙麗安噴出笑聲,身體沒靈魂那麼久,哪可能一下就跟以前一樣吻合呢?想完全恢復目前是暫時不可能的啦!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想到這兩個人未來還有很長的時間要維持這個樣子,蕾芙麗安笑的是一點形象也沒了。

  索安特依蕾無言的看著扭打成一團的兩個大叔,和一個形象蕩然無存的大姐。

  絕對不能變成這種大人……

  涼爽的夏風從窗外吹來,索安特依蕾盯著月亮很認真的下著決定。


      
──END





=======================================================================
是說這是活動的參賽文XD
有修過有修過XDDDD

是說打這篇文真是一波三折......(成語不要亂用啦太太)
原本主題是隻阿宅的=D=
不過因為某砲灰天王(我沒有指名我沒有指名唷XD)的關係,「宅」的定義現在很奇妙,至於怎麼奇妙請不要問我XD
俺是腐女子,不是阿宅嘎XD(毆飛)
總之,這是一隻大叔年紀的熊(?),跟一隻蘿莉控大叔的故事XDDD
剛剛好滿足俺最近不知道怎樣萌生的大叔控啊啊啊啊啊啊XDDDDDDDDDD(樂轉)
美大叔美大叔ˇˇˇ(巴飛)
創作者介紹

冬青

南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